高銘志觀點:黃國昌委員,請面對北海岸鄉親的痛苦與擔憂

https://tw.news.yahoo.com/高銘志觀點-黃國昌委員-請面對北海岸鄉親的痛苦與擔憂-231001722.html近期在九月二十九日「核二電廠除役」計畫進入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會,引發北海岸民眾、反核團體及立委黃國昌等在場外抗議,堅決「反對延役」立場,並批馬英九前總統應該站出來面對北海岸居民。這一個舉動讓全民看的一頭霧水,而國民黨人士更是錯愕,畢竟馬英九雖然曾經擔任總統職位,但其已經卸任現僅為一介草民,如何對近日的變動負責?故前幾天也有標題為:「什麼都要扯上馬英九!? 羅智強笑黃國昌:病得不輕。」的類似評論。凡事必批馬英九前總統,情有可原首先我們必須要說,這些國民黨人士的批評,實在是太沒有同理心了。試想,一位從大學開始受台大法「綠」系薰陶,甚至在相關政黨的支持下當選台大學生會會長的學生,長期受到的教育都是以打倒蔣家殿、打倒國民黨為目標,當然沒有辦法在短短幾年內就改變思維。要求他把焦點從前任執政黨轉到現任執政黨,簡直就是強人所難、違反人性。有一種疾病,叫做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就是指經歷過創傷,很難短時間內改變想法。既然國民黨是興建四部核電廠的始作俑者,長久以來,黃委員想必也因此而受到強烈創傷。故雖然目前核一廠的兩部機組,已經停止運轉;核二廠兩部機組,也是在民進黨執政後,才分別啟動。不過在創傷已久的狀況下,難免會誤以為核二廠的機組啟動就是國民黨或馬英九做的。換做是任何創傷人士,都會這樣認定。一樣的道理,我們也可以適用在當天討論的議題上。明明當天就是在討論怎麼把核二廠除掉的除役計畫,怎麼會在場外抗議讓核二廠繼續延役使用?這就好比政府相關會議已經在審如何除掉萬惡的煉油廠的除役計畫,結果場外卻在抗議煉油廠延長使用。這乍看之下超級不合理的,也特詭異的。我們邏輯甚佳的黃立委,怎麼可能犯下這樣的錯誤。希望大家要體諒,這都是基於一樣的原因,或許沒有嚴重到是PTSD,但請大家要有一樣同理心看待!羅智強先生用「病的不輕」相譏,太沒同理心了,且你到底去哪裡取得這樣敏感的醫療資訊,真的必須要加以追究。以抗議、集會遊行之方式,表示意見,何錯之有另外,也有批評指出,目前黃國昌先生已經是立法委員了,而馬英九前總統,現在只是一介草民,沒有任何政治權力,到底可以做些什麼?明明有政治權力的就是立法委員。如,近期引發爭議的核四燃料棒送出的事件,就是基於立法院委員會的決議,不需要任何法律,就做到了,讓三千多億的核四投資泡湯。甚至同黨徐永明委員還是連署人之一。黃委員,難道不知道嗎?所以若要達成核一、二不延役的效果,很簡單,只要如法炮製,在立法院相關委員會,做出一個決議,找大家來簽名,想必也是手到擒來。何須大費周章,跑到萬里區公所遊行抗議呢?甚至竭盡所能地要拉前總統下水?這一切看似不合理的背後,要找到合理化的解釋空間,其實也不難。黃委員過去就是太陽花學運等體制外運動起家,自然在情感上,一直與抗議民眾站在一起,故最先想到的方式,當然不是去立法院做臨時決議,而是先走上街頭再說。當然也不是只有黃委員有這種現象而已,我們可以看到在九月二十五號當天,也出現了另外一位現職是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委員的洪申翰先生(下圖),他也因為長年參與環保運動,而即便自己當了官,還是不知道自己有權力可以在行政院提案,討論禁止核一、二延役。也許是肇因於長久以來在民間的無力感作祟,就算已經當官、已經有了權力,卻還在學習如何使用。又或者是,就算已經當官,但還是走下神壇,跟民眾站在抗議的現場,這種親民的表現,甚為難得也!我們也可以注意到洪申翰委員同時也受邀參加「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非核家園推動專案小組」相關會議,但即便如此,其仍舊選擇與民眾站在一起,以副秘書長的身份,與民眾一起批判前任及現任當權者。若官派代表都可以這樣苦民所苦,立法委員效尤為什麼不行呢?=1280 &&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else if(this.width>screen.width*0.7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6;}” onclick=”window.open(‘http://media.zenfs.com/zh-Hant-TW/homerun/stormmediagroup.com/ebd7f56780b31a24f42373fc120addca’);” />馬前總統當然有能力影響到當前政府非核家園意志與決心既然黃國昌委員與洪申翰委員都任當朝的立法、行政要職,原本就有影響相關決策的能力,何以最終仍選擇採取抗議與召開記者會的方式,批評馬前總統?這也讓很多民眾難以理解。為何前總統仍舊可以在下台後,實質影響當前相關政策呢?我們可以看到過去陳水扁前總統,在涉及很多國政的關鍵事項,均會跨黨派向李前總統請益。或者,很多經濟、科技政策(如科學園區),也都頗有「李規、扁隨」,「扁規、馬隨」,「馬規,蔡隨」的這樣的延續脈絡。在面對這樣的狀況下,我們也已經看到,推動非核家園之過程,「歷史共業」的影響,非常之大!若非如此,何以一再強調非核家園的當前政府,卻是持續將核二1、2號機啟動。現在的反核政府在百般不願意的情況下,仍非啟動核二不可,顯見其背後一定有相關勢力介入。而或許對黃委員來說,這勢力就是前總統 — 馬總統。是否當前總統或政府的施政,受到了過去總統的影響?甚至,同為台大法律的學長學妹,也依循了跨黨派向前任請益的慣例,而加深了這個可能性?黃委員自己也深知法律圈子內的封閉與緊密關係,是否這也是他判斷後認為必須指謫馬前總統對現任總統不當影響的原因呢?而具體的例子,就是明明支持非核家園的總統,怎麼會接二連三啟動很危險的核二1、2號機呢?呼籲黃國昌委員,解決北海岸鄉親(甚至首都民眾)對核二持續運轉的痛苦與擔憂經過本文的分析,想必北海岸的鄉親們,已經可以理解為何黃委員要採取體制外方式批評馬前總統的方式,來處理核一、二延役的問題。但問題在,對北海岸鄉親們,最現實的擔憂與危險,不是「遠在天邊,遙不可及的延役」,而是「迫切的當前危機」,亦即現在每天都在運轉發電的核二1號機與2號機。這兩部機組過去都曾經被相關環保與反核團體「代表官方」宣布,是相當危險的機組,甚至有蓋在斷層帶及台電營運維修不善等問題。且近期總統、行政院長、經濟部長等政府高層都持續在媒體上或研討會中,強調核電廠沒有絕對安全、台灣地小人稠,若發生核災,產業或民眾皆無法承擔。且推動再生能源的廠商團體也一再主張,只要核電存在的一天,綠能即無法順利發展。日前本人也提出核二2號機重啟違法之諸多疑義。誠摯呼籲黃委員比照核燃料棒送出作法,與貴黨相關委員,發起臨時決議,做出核二1、2號機應即刻停機之決議。以解決北海岸鄉親(甚至首都民眾)對核二持續運轉的痛苦與擔憂。(*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現任官員跑去抗議?不如回歸在野更好。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超視王|PPLS|台灣綠蜂膠|SEO|健康食品|芙婷寶|神經滋養物質|南極冰洋磷蝦油|智勝王|蜂王漿|維力康|蜂王乳|保健食品|GOOGLE排名|磷蝦油|葉黃素|網站排名|關鍵字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