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公文就想搜索 東廠惡行曝光 促轉會踢鐵板

本帖最後由 雲想 於 2018-9-15 10:51 編輯 憑公文就想搜索 東廠惡行曝光 促轉會踢鐵板《獨家東廠片》促轉會惡行曝光 憑公文就要搜索國民黨智庫前天09:58 上傳下載附件 (36.62 KB)促轉會在副研究員張世岳(左一)帶隊下,8月17日前往國政基金會要求交出政治檔案,但遭國政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何展旭(右一)質疑程序不合法,當場踢到鐵板後悻悻然離開。東廠出巡惡行曝光!8月17日行政院促轉會由副研究員張世岳帶隊,前往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僅憑一張公文就意圖搜索,事前沒經過調閱資料、通知等程序。不過,這群人猶如紅衛兵般的囂張行徑,卻遭國民黨智庫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何展旭當場質疑,該項搜索已違反行政程序,讓促轉會人員踢到鐵板,自知理虧摸摸鼻子就離開。如此看來,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自稱「東廠」並非虛言。前天09:58 上傳下載附件 (540.25 KB)緝拿東廠張公公 國民黨、新黨籲監委揮刀張世岳率隊 行徑如紅衛兵有別檢警搜索嫌疑對象,須向法院聲請搜索票,法官簽發才能持票前往搜查,促轉會張世岳等人竟拿一張僅蓋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印章,且還是當天核發的公文,就異想天開想搜索國民黨智庫,擺明是假「正義」之名,無視程序合法性。8月17日法務部執行署查封杭州南路一段國民黨智庫國政基金會等國民黨黨產,同日下午促轉會張世岳率4名年輕人到場,以地下室藏匿政治檔案為由,意圖強行搜索,結果反遭何展旭洗臉,質疑促轉會違反行政程序及比例原則,且一行人惡行惡狀和窘境全都被錄下,更是難堪。突襲藍營智庫 違行政程序「這跟查水表有何不同!」何展旭認為,根據促轉條例14條1至6項規定,須先通知並要求提出相關帳冊、檔案,再來才是派人到場調查,促轉會未依程序就用突襲式來調查,動機令人不解。根據曝光影片,雙方談話過程中,何展旭頻頻強烈質疑促轉會程序合法性,他痛批,難道促轉會認為可能持有政治檔案的人或團體,隨時想查就能到場查?最重要的是,「這邊沒有你們想要找的檔案」,促轉會根本是「搞錯對象」。僵持10多分鐘 悻悻然離開面對何展旭質疑,促轉會人員支支吾吾答不出,帶隊的張世岳坐一旁不發一語,僅由一名長相稚嫩的年輕人,有如跳針不斷重複念法條,眼見雙方僵持10多分鐘,促轉會無法如願搜索,張世岳終於開口稱,「若不方便就先到這邊」,一行人才離開。最離譜的是,促轉會浩浩蕩蕩出動5人前往國民黨智庫踢館,除一名人員說明前來搜查引用法條外,其他人只顧低頭滑手機,張世岳則像在旁看戲,國民黨智庫始終僅由何展旭出面應戰,最後眼看無法得逞,張世岳才出面喊停。如此有法不依、行徑乖張行為,讓促轉會的爭議再添一樁。資料來源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915000454-260118……………………………………………………………………………………………………..前天09:58 上傳下載附件 (11.07 KB)本新聞之披露與轉載與假新聞無涉,但如有他人能證實此為憑空杜撰假新聞者,敬請告知以俾配合有關單位調查,以上合先敘明。由於本國向以民主法治治國立國為奠基,故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所以任何人都必須遵守法治,而有關此促轉會逕自搜索國民黨智庫,此一行為是否有行政權干預司法權僭越之嫌?按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規定雖為特別法,但揆諸全貌,並未賦予本條例有搜索權之行使,僅賦予該會有行政調查權,故促轉會欲調查國民黨是否有背於違反「轉型正義」之情事,仍應必須遵照相關法令規定,而非恣意濫權搜索逾越法律之上。次按促轉條例第14條1-6項規定如下:第14條(促轉會各種行政調查之進行方式及若干必要之程序要求)  促轉會為完成第十一條第一項及第三項之任務,得以下列行為調查相關事項:  一、通知有關機關(構)、團體、事業或個人到場陳述事實經過或陳述意見。  二、要求有關機關(構)、團體、事業或個人提出檔案冊籍、文件及其他必要之資料或證物。但審判中案件資料之調閱,應經繫屬法院之同意。  三、派員前往有關機關(構)、團體、事業或個人之辦公處所、事務所、營業所或其他場所為必要之調查或勘驗。  四、委託鑑定與委託研究。  五、委託其他機關(構)辦理特定案件或事項。  六、其他必要之調查行為。揆諸上開條例內容,並未賦予有對被調查機關可以發動搜索權之權力,僅限於行政調查權在合理調查範圍內可使用,吾人不解促轉會何以如此行徑囂張,任意欲搜索被調查機關?其法源何在?是否確實做到依法行政原則。反之,任意擴權目無法紀顢頇干預司法權可見一斑足矣!搜索的發動,仍需建立於「有搜索必要性」之前提上。制度上,搜索票由法院進行事前審核,以維持審核之中立性。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及司法警察官(警官)有權向法院聲請搜索票(但司法警察官聲請前,需先報請檢察官許可後,才可聲請),而僅法官有權簽發搜索票,搜索票上應具有法官之簽名。雖然實務上,仍有不少搜索票僅有法官之「蓋章」而未有簽名,但此作法並不符合刑事訴訟法之規定。是否會影響搜索票之效力?仍有待日後之檢討。「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三項規定:搜索票,由法官簽名。法官並得於搜索票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按刑事訴訟法第122、133條規定,搜索係檢察機關為發現被告、犯罪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品,而對於被告或第三人之身體、物件、電磁紀錄、住宅或其他處所,所實施之強制處分行為;扣押則係檢調機關因保全證物或得沒收之物,命令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交出該物之強制處分行為。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28條規定,搜索原則上應使用搜索票,搜索票上有應記載之事項,如案由、有效期間、法官簽名等,記載事項為法定要件,如有欠缺,受搜索單位得拒絕之。據以上開規定,促轉會雖然握有行政權執法優勢與權力,但卻罔於現行法令規定,對被調查機關欲違法搜索,縱然如已搜查獲得之證據卻已喪失證據能力,足謂符合毒樹理論,此案例足堪為民主法治國家執政當局引為殷鑑,亦讓民眾瞭解,行政權與司法人權所彰顯公義與正義精神即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任何人都不能逾越法律界限!!!建議這促轉會袞袞諸公們,請記住依法行政即謂法律優位原則、法律保留原則之意,我國乃五權分立國家,各院府會行政機關等部門,皆有其功能與職司,所以更應懂得職司權限,否則只是徒留笑柄貽笑大方唾面自乾足矣!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神經滋養物質|網站排名|超視王|智勝王|葉黃素|PPLS|蜂王漿|蜂王乳|關鍵字排名|保健食品|GOOGLE排名|SEO|台灣綠蜂膠|維力康|磷蝦油|健康食品|南極冰洋磷蝦油|芙婷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