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東廠」私刑「神捕」,這就是蔡英文的轉型正義?

https://www.storm.mg/article/494030首先,要向拚著「吾與汝俱辭」的決絕姿態,揭露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自居「東廠」嘴臉的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致上最敬意!公部門亂七八糟的怪事所在多有,但勇於成為「吹哨者」挺身而出的人,實在難得,特別是蔡政府雷厲風行所謂「轉型正義」的風頭浪尖。吳佩蓉所提出的問題,值得台灣社會,特別是權力者思索──以不義的手段遂行惡法,真的是鞏固深化台灣民主的必要方式嗎?張天欽自甘東廠,拿立委當血滴子,是跟誰借膽?蔡英文在促轉正義條例三讀通過時,曾經再次闡明:「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和解,而不是鬥爭。」促轉會成立時,該會主委黃煌雄亦開宗明義表達他對促轉會的態度:真相、公義、和解,「它不是一個戰場。」黃煌雄話講完不久,張天欽就在會內自陳,「一定要給他翻過來!」是誰給張天欽這樣的權柄和自信行不義之事?張天欽膽敢於自行其是,又豈只他一人而已?從已揭露的內部會議紀錄,和張天欽一搭一唱的,至少還有一位研究員蕭吉男,一位副研究員張世岳,還有張天欽等人得意洋洋掛在口中的八位民進黨立委為「側翼」,儘管張天欽等人並未點名,但也呼之欲出,搞了半天,立委成了促轉會的血滴子。分層來看,張天欽問題從心態到認知,從對機關的認知到對法律的解釋,全部都壞掉!第一,他沒有機關倫理,完全無視主委黃煌雄的存在,甚至對蔡英文總統的「訓示」視而不見,何以如此?若非他被權力沖昏了頭,就是私下揣測蔡英文公開說的只是官話,私心所想才是真話,這招正是二廠一衛(東西廠與錦衣衛)的絕招!很遺憾,此刻是西元二0一八年,不是大明皇朝。第二,他對「轉型正義」的理解侷限在「清算國民黨」,真相次之,和解則不在他考慮之列,而且,樂在其中引以為傲。舉例而言,根據促轉條例與黨產條例的分工,促會會重點在政治檔案,查抄國民黨資產基本屬黨產會職權,促轉會却在八月間「突襲」國民黨智庫國政基金會,這不是笑掉人大牙嗎?要找政治檔案搜索黨史會還合乎名目些,但張天欽等人却以此為樂,調侃促轉會從西廠變東廠,「經過國政基金會認證(蕭吉男語)」,因為國政基金會痛駡促轉會形同明代東廠;恐怖的是,對促轉會如此扭曲法律見解與破壞憲政秩序的舉措,毫無節制之力。除垢拿小員警當目標,到底為真相還是打選戰?第三,張天欽力推「除垢法」,就轉型正義而言,看似沒有什麼不對,但他「除垢」的目的,到底是為正義還是為復仇?最重要的,誠如吳佩蓉的憂慮,「有必要去學東歐共產國家的作法嗎?」今年三月間來台訪問的德國洪堡大學歷史教授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就大不以為然,原因很簡單,當年兩德統一時迅速處理,而台灣歷經三十年民主開放,國民黨早已不再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威權政黨」,而是與民進黨同樣合法登記,隨時可以被輪替掉的政黨,轉型正義忽略這三十年走過的來時路,追索的不是歷史真相,而是政黨鬥爭之爭勝,選舉不是你死我活的戰場,但祭出「轉型正義」大旗為「助攻」,就有腥風血雨的殺伐,在正義大旗下的不義,最終只能產出另一不義之循環,甚至憤恨之情的輪轉。張天欽念茲在茲「人事清理(洗)」,在他口中,逝去的沒辦法,但活著的必追究,到底對不對,肯定見仁見智,重要的是,追究人之罪責「株連」到底要多廣?廣到當年只是執行公務的刑事幹員侯友宜?當他念著要比對並清理威權時期人事的同時,民進黨不知道有沒有一點尷尬,若非已故法務部長陳定南一把火燒了AB檔,掀起全國銷毀人事檔案之風,比對大概會更容易些。二0一五年,法務部推薦提名司法官學院院長林輝煌出任大法官,却因為他預官服役分派到警總軍法處,曾經是美麗島大審的軍事檢察官之一,偵訊過黃信介、施明德和張俊宏,即使他位階最低,即使他斗膽在庭上為被告申訴免死,都難敵綠營的猛烈砲火,最終婉辭提名;二0一六年蔡政府就任,蔡英文總統提名謝文定出任司法院長,同樣因為他「豐富的白色恐怖承審資歷」,從中城事件到美麗島大審,從林宅血案到江南案,最後,他同樣婉辭提名。他們在沒有除垢法之前,已經被「除」了。縱容濫權的暗黑力量,打不倒政敵只會吞噬蔡英文林輝煌和謝文定都是總統提名,其經歷宜與不宜被提名,總統自可有其政治考量,侯友宜則不同,他參選新北市長,這個職位民意裁奪,促轉會以侯為除垢標的,難不成除垢法要以行政權剝奪他人公民權(參政參選權)?張天欽與蕭吉男聲言,促轉會缺的就是正義形象,侯友宜成了他們算計中攀上正義殿堂的祭旗,令人恐怖又噁心的是,法既未過不能明目張膽阻絕侯友宜參選之路,就來陰招,張天欽說,「先把子彈準備好,不要直接講,間接影射殺傷力最強。」副研究員張世岳還接口,「現在還有選舉考量,用字一定更辛辣。」這是搞轉型正義?還是搞負面選舉的「非常正義」?事件發生後,張天欽請辭,黃煌雄出面致歉並表示會接續調查,包括洩密。根據促轉條例,促轉委員必須超出黨派獨立行使職權,且不得參與政黨活動,照張天欽等人直接捲入政黨之爭,甚至用促轉會要推動的法案做為選舉子彈,完全合乎移送監察院彈劾之要件(雖然監察院也有不謹守超出黨派,且以只辦藍為傲的監委),至於洩密也是檢舉,功過可以相抵。黃煌雄該檢討的是,為什麼這個獨立機關在他治下,竟如此無法無天不受節制?讓吳佩蓉忍了這麼久才不得已,用這種方式揭露?蔡英文總統更該檢討,是自己交友不慎,還是聽信什麼讒言?任用了這麼多不知獨立行使職權為何物的官職,把獨立機關搞得如此烏煙瘴氣?又或者在她心目中,本來就是想以轉型正義鎮壓政敵?附帶一提,張天欽與監委楊芳婉又是蔡英文人事布局中的一對夫妻檔,他們在蔡英文心目中的份量不言可喻,張天欽能如此「忘形」不是沒有原因;不論什麼答案,這件事已經成了她口中所謂「轉型正義」的笑柄,一塊除不掉的汙垢──她展示了權力者無視法度縱容濫權的暗黑力量,這股力量打不倒政敵,最終吞噬的將是她自己。————張天欽不就是蔡英文找來清算國民黨的?蘇貞昌慘慘慘了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超視王|蜂王乳|磷蝦油|維力康|SEO|關鍵字排名|南極冰洋磷蝦油|葉黃素|PPLS|蜂王漿|芙婷寶|神經滋養物質|GOOGLE排名|智勝王|健康食品|保健食品|網站排名|台灣綠蜂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