戕害兒童、撕裂家庭,殘酷又可恥的美國政府與美國總統

戕害兒童、撕裂家庭,殘酷又可恥的美國政府與美國總統美國兒科學會(AAP)主席柯拉芙特(Colleen Kraft)日前來到德州接近墨西哥邊界的一處非法移民兒童收容所,裡面有60張小床,一個小小的遊戲場,許多玩具、童書和蠟筆,看起來是個對兒童相當友善、能夠讓他們快樂的環境。這裡是美國,政府會拆散妳和妳的孩子但是柯拉芙特注意到的第一個孩子一點也不快樂。小女孩不到2歲,不停地哭泣尖叫,小拳頭猛捶地板,工作人員給她玩具、書本都不管用。柯拉芙特很想抱起小女孩,安慰她,告訴她一切沒事,但是她不能這麼做,她和工作人員都必須遵守收容所規定:不能碰觸這些非法移民的兒童。比起不能擁抱哭泣的孩子,更讓柯拉芙特難過的是,在場的每個成年人都知道小女孩怎麼回事:她找不到媽媽,她的媽媽既沒有死亡、也沒有失蹤,而是被美國官員帶走什麼樣的國家,什麼樣的領導人,會拿哭泣的兒童、撕裂的家庭當成政策嚇阻工具、當成黨派談判籌碼?沒錯,就是美利堅合眾國及其史上最惡劣的總統川普。6歲小女孩阿麗森(Aloison)在美國政府的邊界安置設施和母親分開,哭得撕心裂肺。一名美國政府官員在一旁調侃:「我們這邊有樂團演出了,只差一個指揮。」美國前第一夫人蘿拉.布希投書媒體:這項政策是殘酷的,是不道德的。退役四星上將對移民問題的解方:拆散家庭才德俱不配位的川普能夠在2016年當選全世界最強大國家的領導人,原因多端,關鍵之一就是近年美國社會高張的民族主義情緒:反移民、反伊斯蘭教、反全球化。因此川普2017年1月上台以來,對外大幅限縮美國收容難民人數、針對特定穆斯林國家祭出簽證禁令,對內力倡建造美墨邊界隔離牆(而且強逼墨西哥政府埋單)、加強以司法手段對付「以不合法方式進入美國者」──無論對方是非法移民、政治庇護申請者、已在美國安居落戶,或是長大成人(Dreamers,追夢者)。早在去年3月,川普的國土安全部(DHS)部長凱利(John Kelly,後調任白宮幕僚長)就提出一個方案:為了嚇阻非法移民或政治庇護申請者攜家帶眷投奔美國,如果在美墨邊界攔截到這種家庭,逮捕父母,另行安置未成年子女。凱利是美軍陸戰隊四星上將退役,曾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打下巴格達(Baghdad),雄糾糾氣昂昂,面對移民問題卻只能提出這種拆散親子的作法。小布希、歐巴馬拒絕的「核子選項」,川普做了其實這種被形容為「核子選項」(nuclear option)、必然會引發軒然大波的作法,凱利並非始作俑者。川普的兩位前任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歐巴馬(Barack Obama)都曾考慮,但是對這兩位總統而言,「硬生生將哭泣的兒童從驚惶心碎的父母懷中帶走」實在太違反人道,不可能成為政府政策,不可能取代行之有年的民事遣返程序(civil deportation proceedings)。來到強烈仇外、排外的川普政府,人道與否不再是首要考量。今年,面對美墨邊界的季節性移民潮,川普除了成天言語霸凌DHS現任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之外,拿不出任何解決辦法。於是,在極右派白宮政策顧問米勒(Stephen Miller)與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合謀主導之下,美國政府從5月初開始,祭出「零容忍政策」(zero tolerance policy):一律以刑事罪名逮捕、拘留、起訴任何非法進入美國的人──主要是中美洲各國民眾;如果對方帶有未成年子女,將子女分別安置(其實也是拘留)。國土安全部「政績」:2342個被迫離開父母的兒童儘管尼爾森最近還在鬼扯國土安全部部並沒有「在邊界拆散家庭的政策」,但該部官員已經坦承,從5月5日到6月9日,2342名兒童在邊界與父母分離。本文開端提到的那個小女孩,就是這樣被丟進收容所,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媽媽。=1280 &&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else if(this.width>screen.width*0.7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6;}” onclick=”window.open(‘http://image.cache.storm.mg/styles/smg-800×533-fp/s3/media/image/2018/06/18/20180618-050950_U720_M423549_f837.jpg?itok=fpiWdXvw’);” />美國川普政府為打擊非法移民,以拆散移民家庭、單獨拘留兒童為嚇阻手段,引來違反人道的批評(AP)這項政策的主要用意有二。一是嚇阻:對於那些國內局勢混亂、幫派暴力橫行、經濟長年凋敝的中美洲國家──其中許多是台灣邦交國──人民,如果你想攜家帶眷逃向北方、為自己和子女追求比較像樣的生活,請三思,你和子女會在邊界骨肉離析。二是籌碼:川普要國會共和黨藉此壓迫民主黨,通過更加嚴格的移民法規,實現其競選承諾。什麼樣的國家,什麼樣的領導人,會拿哭泣的兒童、撕裂的家庭當成政策嚇阻工具、當成黨派談判籌碼?沒錯,就是美利堅合眾國及其史上最惡劣的總統川普。美國兒科學會:離開父母的兒童將留下身心創傷柯拉芙特與美國兒科學會指出,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須建立對成年人的信賴,強迫他們離開父母,把他們丟進收容所,將會導致傷害性的壓力,破壞腦部的發育,造成情感創傷,進而引發心血管疾病、物質濫用(substance abuse)等健康問題。換言之,川普政府就是以蓄意傷害兒童來影響家長的行為。因此不難理解,為什麼有人形容川普的「零容忍政策」其實是「零人道政策」(zero humanity policy)。美國天主教主教團(USCCB)主席、樞機主教迪納爾多(Cardinal Daniel DiNardo)指出:「家庭是美國社會的基礎要素,家庭成員必須能團聚在一起……拆散小孩與母親並非解決辦法,這種政策不道德。」迪納爾多也譴責美國政府排除幫派暴力、家庭暴力受害者申請政治庇護的資格,讓逃離苦難的中美洲民眾無處可去。在媒體大幅深入報導、親子離散的悲慘畫面不斷映入美國民眾眼簾之後,連長期支持川普、深信其當選是「天意」的福音派布道家葛理翰(Franklin Graham,Billy Graham之子)牧師也看不下去,直斥為「可恥」(disgraceful)。如今顏面保不住的川普,只能厚著臉皮把責任推給民主黨。專制王朝、奴役體制、納粹極權、美國白宮更可恥的是,司法部長賽辛斯為這項冷血政策辯護時,竟然援引《新約聖經》〈羅馬書〉(Romans)第13章:「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身為一個有種族歧視前科的南方老政客,賽辛斯應該知道,19世紀中葉的美國奴隸制度支持者,也經常用這段經文來對付廢奴主義者(Abolitionists)。再往前推,18世紀美國獨立戰爭時期,效忠英國的保皇黨(loyalists)常用〈羅馬書〉第13章來反對美國獨立。再往後推,1930年代希特勒(Adolf Hitler)帶領納粹遂行殘酷極權統治,對這段經文也是津津樂道。換言之,今日的白宮已墮落到與專制王朝、奴役體制、納粹極權沆瀣一氣。早期對於偷渡客也有殘酷的做法如閩平漁事件,悶死了25人三七事件,屠殺越南難民至少19人現在偷渡客的人權改善很多但原本是大陸偷渡客佔大宗近年來都是逾期居留外勞、或者是東南亞人士大陸只有個位數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智勝王|GOOGLE排名|網站排名|神經滋養物質|蜂王漿|保健食品|蜂王乳|維力康|超視王|芙婷寶|關鍵字排名|健康食品|南極冰洋磷蝦油|PPLS|台灣綠蜂膠|葉黃素|SEO|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