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充滿「我輩中人」的大學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606/1367775/楊照/作家我今年55歲,放眼看去,目前台灣的大學裡當老師的,最多就是和我同齡的這一輩。我怎麼會知道?不用靠什麼官方統計資料,靠我自己的經驗,以及對於走過的台灣歷史過程的記憶。我親身經歷看到的,是短短幾年內,台灣的大學體制迅速膨脹。從原本的20所左右,不到10年內增加到超過100所。相應必然產生的需求,一是建學校的土地,其實那正是突然那麼多人想辦大學的最重要誘因,大學用地成了當時台灣房地產炒作的頂端操作領域。還有另一項需求,那就是要有足夠的人來填滿師資名單。於是一時之間,我們這輩在念學位或剛拿到學位的人,有了空前優渥的就業機會。原本僧多粥少的情況一下子逆轉為粥多僧少,幾乎每個人都能在新的高教機構中謀得位子。這波瘋狂擴張中進入大學體制的人,當年都在30歲上下。進去了之後,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是不會出來的。他們佔據了絕大部分的位子,而且這一佔就佔了20多年,放眼看去,還要在位子上再佔10年左右。 瘋狂擴張的變化當然不可能持續,擴張到一定程度,高教總規模穩定下來了,接著開始面臨因為教育品質下降、更因為少子化而不得不縮編的壓力。產生的效果是,這20年大學師資實質進入流動停滯期,連帶使得大學教師年齡結構有了嚴重斷層。「我輩中人」,和我同樣年紀的這群逐漸進入中年的人,將大學的師資名額塞得滿滿的,也就意味著比我們年紀小一點的一輩,命運完全相反,除了極少數特別優秀或特別幸運地之外,就都根本被阻擋在大學任職門外。他們怎麼辦?稍微明智一點的,是看穿了無望的局面,放棄了學術教育工作幻想,改行做別的去。但還有不少看不開的,就成了萬年兼職「苦力」,領根本養不活自己的錢,到處兼課,靠著寄望先「卡位」,有一天能升級為專任教師的夢想混著日子。這是台灣高等教育結構性畸形問題之一。只是之一。但光是這個問題就帶來了多少毛病多少麻煩啊!例如說,「我輩中人」充斥的情況下,沒有年輕新血可以進入,高教師資的平均年齡實質年年升高,意味著老師和學生的年齡差也年年拉大,大到一定程度,必然產生世代的隔閡,老師愈來愈難理解學生,學生也自然愈來愈難接近老師。這種世代隔閡無法藉由年輕新進的老師居中拉近溝通,而且年紀愈來愈大的老師群也得不到新思考、新知識、新行為模式的衝擊。這不是「我輩中人」任何一個人的錯,而是集體、結構性的現象。集體、結構性的錯誤,來自過去草率、錯誤的政策,因而也就應該、必須透過政策來解決。但問題會拖這麼久,拖到那麼嚴重的程度,正因為負責政策的教育部遲遲沒有任何政策作為。教育部當然是「不為也,非不能也」。面對全台灣的大學,教育部都還擁有可以管到選校長、任命校長的細節管理權力,然而教育部寧可去管選校長、任命校長,卻對更迫切的結構問題視若無睹。吳茂昆離職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才會有下一任的教育部長,不過更關鍵、更難的問題是什麼時候我們才會有真正了解教育問題,具備政策知識與落實政策能力,像樣的教育部長。————這問題就是當初教改遺留下來的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葉黃素|芙婷寶|PPLS|GOOGLE排名|關鍵字排名|維力康|蜂王漿|SEO|蜂王乳|台灣綠蜂膠|南極冰洋磷蝦油|磷蝦油|智勝王|超視王|健康食品|保健食品|神經滋養物質|網站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