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當前民進黨黨內民主的若干問題

http://tw.news.yahoo.com/游盈隆專欄-當前民進黨黨內民主的若干問題-225001412.html最近引起台北政壇議論的事情不少,其中之一是蔡英文總統兼民進黨主席在黨的尾牙宴上,指著渴望參選台北市長的立委姚文智說:「如果我偏心,一定偏著你。」隔天,蔡總統兼主席也用同樣的句型對渴望參選新北市長的立委吳秉叡說:「偏心也偏向自己的學生」,據說吳秉叡曾修過她的課。對蔡主席這種表意的方式,坦白講,我覺得是「把肉麻當有趣」,但這還只是表面上的問題。更深層而嚴肅的問題是,為何兩位渴望參選的黨內中生代立委必須獲得主席的「偏心」或「關愛的眼神」才能獲得參選的機會呢?民進黨傳統的黨內民主機制到哪裡去了?民進黨優良的黨內民主價值和制度到哪裡去了?黨主席若徇私偏心決定黨的提名人選,恰當嗎?先從台北市長選舉談起。民進黨要不要再度禮讓柯文哲,不提名自家人參選?這是當前眾所關注的問題。照常理,首都市長選舉民進黨理應推出黨的候選人,但為何黨到現在還猶豫不決,遲遲不做決定,讓有意參選的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呢?主要考慮有三:第一,就戰略上的考量,台北市絕不能讓國民黨拿回去;第二,台北市長柯文哲未來動向不明,年底連任也好,不能連任也好,都是2020總統大選不可忽視的變數;柯文哲有可能在2018以不選2020總統來換取民進黨承諾不提名2018市長人選嗎?從各種跡象看,可能性不大。但,也只能耐著性子再等待下去;第三,黨內有意參選的人,民調上不來;有實力的人,則狀況不一,有的已身負重任,有的遲不表態,有的又非今上所喜,所以只能繼續拖下去。在新北市方面。上屆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游錫堃以兩萬五千多票敗給國民黨的朱立倫,雖敗猶榮。單就這點而言,新北市對民進黨而言,絕非艱困選區;更何況,2014民進黨新北市市議員當選人數已超過國民黨;2016立委選舉,民進黨更一口氣拿下九席立委,國民黨只剩兩席。新北市對民進黨而言怎會是「艱困選區」?長期以來,民進黨內有一個慣例,甚至是制度,那就是,除了艱困選區以外,其他選區都以黨內初選決定。但唯獨這一次,新北市明明不是艱困選區,卻不開放初選,提名權緊握在黨主席手中,為什麼?如果新北市遵循傳統黨內民主程序,由初選決定提名人選,讓有意參選的人有充分的準備時間,在初選過程中向選民提出施政抱負,再經由全民調定勝負,贏的人贏的光彩,輸的人也心服口服,徹底展現民進黨對黨內民主程序的尊重和堅持,也可贏得社會的尊敬和肯定。但現在一切都走調了。有意參選的人,只能忍氣吞聲,期盼黨主席的「偏心」和「關愛的眼神」。這還是以前講究民主價值的民進黨嗎?新北市民進黨遲遲不推人選,有意參選的人個個都得內傷;最近竟然傳出要徵召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參選,這事值得一評。2010五都選舉,當時蔡英文當黨主席,希望蘇貞昌選新北市長,自己則選台北市長。圈內人都很清楚,當時蔡英文陣營希望蘇貞昌選新北市,一來他是最佳人選幫民進黨固守新北市,二來如果蘇貞昌當選,蘇不可能再出來選總統,一舉兩得。但蘇貞昌後來在台北市保安宮宣布參選台北市長,讓蔡英文陣營很錯愕,甚至很憤怒。蘇貞昌當時的參選宣言提到,他已經在台北縣當了兩任縣長,沒理由再繼續參選新北市。如今,是否事過境遷,蘇院長又有了新的想法,不排斥再參選新北市?世事多變化,答案應很快就會揭曉。其實,蘇貞昌現在若宣布不排除參選2020總統,反而比較適時適格;一個已經選過總統、副總統的人,現在又要出來選新北市,無端降低政治抱負水平,不論是基於任何理由,都顯得扭曲,顯得不自然。前副總統呂秀蓮最近對外宣布有意願參選台北市長,則是另一個狀況。最令人惋惜的是,民進黨曾幾何時已淪為黨內一小撮人乾綱獨斷的政黨?或許,當前掌控民進黨機器的人有一天會出來辯駁說,黨主席的權力是來自全代會的授權,而且還要中執會通過。但內行人都知道,中執會通過只是形式,而全代會授權也只是掌握黨權的人操作出來的東西,不保證不破壞黨的傳統價值。不要忘記希特勒是怎麼崛起的。其實,民主是民進黨的基因,民進黨因民主而生,也應為民主而存在。美國著名哲學家杜威有一句不朽的名言:『治療民主弊病的最好辦法,就是用更多的民主。』當民進黨遇到各種艱難險阻時,應選擇相信民主,而不是懷疑民主。深化黨內民主,貫徹黨內民主,才是正道王道。吾黨之小子切記切記。*作者為台灣政治學者/專欄作家——–新北市好像都老人回鍋選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