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與馬英九

陳師孟與馬英九(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勁報 2018/01/24 16:17(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中國國民黨有史以來最有骨氣最賦正氣最有千秋氣節久彌著的中央政治會議秘書長陳布雷的長孫陳師孟教授於2018年1月15日在國會聽證會中義正詞嚴的說「上任監察委員後會專辦那些只辦綠不辦藍的法官和檢察官」,引起法官協會、檢察官協會、律師公會都發表聲明強烈抗議;其實這些法律人也甭這麼緊張兮兮,陳師孟教授說的是他要「專辦那些只辦綠不辦藍的法官和檢察官」,只要法曹諸公都以公正嚴明不偏藍也不偏綠的態度辦案就OK了;這些法官協會及檢察官協會的大爺們的過度反應適足以告示全國人民他們就是「辦綠不辦藍的」,所以才會認為陳師孟教授的宣示是一種「恫嚇」,這也間接證明國民黨前秘書長許水德所說「法院都是國民黨開的」高論不假;2018年1月18日立法院已通過陳師孟教授擔任監察委員的任命案,全國的檢察官和法官大人只要本著公正嚴明辦案都可以心安理得做個快樂的法律人,「只要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當然現在最擔心害怕的人應該是馬英九了,所以馬英九也為此發表一篇「莫名其妙」的談話,他說:「陳師孟已經輕蔑侮辱全台灣認同司法獨立的人民」,只是全球公認最無能的馬英九總統可能忘了全台灣有八成左右人民是不相信司法獨立審判的公正性的,故只要法官和檢察官不再當國民黨的打手而自取其辱、陳師孟教授是沒輕蔑侮辱到任何台灣人民的;所以馬英九也甭想再依靠那些聽話的法官來「罩」他的案子,好好自己去面對公正嚴明的法官吧,自己造業就自己擔,除非還有「余文」願幫忙頂罪了。所以現在最擔心最受到「恫嚇」的應是馬英九了。馬英九跳出來抨擊陳師孟讓我猛然想起陳師孟的祖父陳布雷和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這是兩組很強烈的正邪善惡對照組,不管是陳布雷對馬鶴凌、馬英九對陳師孟或這兩個家族的對照都是善惡分明的,馬英九不思自我反省而跑出來抨擊陳師孟真是自取其辱了。陳布雷是位單純善良的文人,浙江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在報社工作擔任編輯一路升到編輯主任、總主筆,又在中學擔任校長、董事長;後又擔任浙江省教育廳長、教育部次長;後被蔣介石網羅為高級幕僚擔任南昌行營設計主任,從此開始蔣介石身邊的首席文膽工作,歷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處書記長、中央黨部政治委員會秘書長,期間也回浙江省政府擔任短暫的秘書長;民國36年也在浙江省慈谿縣老家當選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等黨政要職,一生公勤廉能自持、忠黨愛國效忠領袖,他看國民黨的貪污腐敗、文官貪財瀆職武官貪生怕死、碰到共產黨不是逃走就是投降都非常痛心疾首,所以在1949年底國民黨三大戰役全部大敗後,陳布雷認為國民黨的貪腐歪風已無藥可救而仰藥自殺;國民黨官方說法是「感激輕生、以死報國」,蔣介石以輓聯「當代完人」敬輓之,後又補輓以「精神不死」,可見蔣介石與宋美齡對陳布雷之高調蓋棺論定;只以「當代完人」就可看出陳布雷的待人處事治學文章德業風範之偉大人格,連蔣介石這種剛愎自用獨裁專橫的領袖都給予高度的肯定,豈止痛失肱骨英才而已。至於馬鶴凌的一生行誼就非常風流倜儻生動有趣;他畢業於蔣經國主辦的「中央政治學校」法政系,這所學校是專門為蔣經國訓練打手兼走狗的高級學府,是專門訓練政工與黨工的校園,馬鶴凌不但在此結交一大票蔣經國的走狗嘍囉也在此搞到秦厚修老婆(也算是女特工),這所學校學生之出路可以選擇當黨工也可選擇當政工;當時因戰爭是國民黨軍人最多油水的地方,所以對日戰爭期間馬鶴凌就跑到軍中當「政工」(就是大家都很討厭的輔導長),等戰爭結束他又跑去當黨工,以黨領政;1945年底馬鶴凌被蔣經國派到台灣當「接收大員」(大陸人民喻為劫收大員),當年規定每位日人返國只能攜帶一千元日幣(約為當年低階公務員一年年薪),所以當年每位接收大員都撈得飽飽的,其中第一名的應是連震東莫屬,以馬鶴凌投機取巧之個性應也是不遑多讓的,不過馬鶴凌沒像連震東搞了很多土地,因為台灣是連震東的老家但馬鶴凌的老家在湖南;1949年三大戰役國民黨軍隊全部大敗,蔣介石與蔣經國父子準備逃亡台灣甚至亡命海外,但投機取巧的馬鶴凌卻逆向而行,他帶著在台灣撈到的財富跑到香港觀望國共兩黨之成敗來決定自己下一步前途,他們夫妻在香港當寓公也在香港前三大豪華醫院的廣華醫院生下唯一的兔崽子馬英九,在那兵荒馬亂的逃亡歲月還能在豪華舒適的廣華醫院生小孩,可想像馬鶴凌在台灣當「劫收大員」也應撈了不少財富;就在馬鶴凌在香港東張西望找尋歸途時,蔣家父子已把大陸江山敗得幾乎殆盡,身為蔣經國中央政治學校畢業生的馬鶴凌不敢再回湖南老家,就怕毛澤東老鄉不給情面往死裡鬥爭,幸好這時北朝鮮頭子金日成想學毛澤東統一中國的偉大志業而於1950年6月25日發起朝鮮半島統一戰爭,6月27日原已宣佈放棄國民黨蔣幫集團的美國杜魯門總統馬上下令駐在日本的第七艦隊航母群駛進台灣海峽協防以牽制東南方的共軍北援朝鮮半島戰場;國民黨蔣幫集團終又獲喘息機會而再死裡逃生;聰明機巧的馬鶴凌一看台灣有美國保護了就開始整裝回台,然最初蔣經國是不讓這棵投機的牆頭草再來台灣的,蔣經國已開始懷疑這個學生的忠誠度有問題,但經不起馬鶴凌一大群中央政治學校同學如李煥等之說項而讓馬鶴凌再攜帶妻小進入台灣,不過「脫隊」來台的馬鶴凌就無法再蒙蔣經國重用,只能從黨部的小幹事幹起,那時李煥、王昇都已是蔣經國身邊紅得發紫的「印地安人」了;馬鶴凌在台北市黨部耗了十幾年總算從小幹事混到總幹事,但官雖小權力卻很大、尤其在那威權時代黨官都高人一級,馬鶴凌這個總幹事還是讓很多想選民意代表的國民黨人卑躬屈膝逢迎巴結分享油水,讓馬鶴凌繼續玩世不恭的遊走江湖,寫寫毛筆字再認了一堆乾女兒(聽說多達20多位),最後人生在乾女兒房間被抬出來,送到醫院已氣絕多時,這種「爽死」的死法讓全天下很多男人羨慕不已,可惜大家都沒馬鶴凌這種爽命。單單從這兩位長輩的死法就可看出兩家的家訓,陳布雷憂國憂民而服毒自盡,被元首敬輓為「當代完人」「精神不死」;馬鶴凌則投機取巧、機關算盡在追逐個人最高利益,馬鶴凌這種個性倒是完全遺傳給馬英九和馬以南等兒女,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女。談到馬英九當然就要想到他以「六三三」騙取總統大位,2011年他在競選連任時台灣人民和他算這筆他永世無法兌現的支票,他厚顏無恥的說他這支票是八年才能兌現的(他2007年開這支票時並沒這麼說),結果又騙了一任總統到現在還是無法兌現,他還是厚顏無恥的在爽領台灣人民供養他的「優禮金」;馬英九投機取巧的事太多了,如他在法務部長任內抓了很多有黑金案底的民意代表,但都是縣級以下的,而對他權位有威脅性的立法委員他就不敢辦了,所以要寫這些真是馨竹難書-家學淵源遺傳自乃父馬鶴凌也;和正義凜然一身正氣的陳師孟相比真是正邪分明,就如文天祥寫的「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所有妖魔鬼怪碰到一身正氣的陳師孟就「雜然賦流形」了;陳師孟這種滿身正氣也是家學淵源遺傳自爺爺陳布雷的滿身忠骨,有如毛澤東寫的「父母忠貞為國酬、何曾怕斷頭」;所以馬英九要鬥陳師孟會比鬥王金平還死得難看,因為王金平是圓融的、陳師孟則是正正方方有菱有角的;忠貞愛國正氣凜然的陳布雷長孫與投機取巧自私自利玩世不恭的馬鶴凌長子馬英九鬥起來一定是好戲連場,那就請陳師孟好好去查馬英九的案子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http://times.hinet.net/news/21344348不問政治和立場,歡迎前來討論.感謝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