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社區互助合作之特性

發揮社區互助合作之特性(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勁報 2018/01/20 13:06(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上一期天下雜誌(639期)雙週刊之封面故事主題是「同村協力、搶救長照」,政府已編列三百多億預算要致力老年長照工作,顯然全國最暢銷的天下雜誌對政府此一長照政策還是沒有信心,才會以「封面主題」發出如此高論;其實這三年筆者也寫過很多這方面的文章略述淺見,可惜從國民黨政府到民進黨政府都沒反應,兩黨都「同心協力」花下巨資以謀長照政策之戮力不敗,其實長照政策能不能「以銀彈攻堅」而所向披靡、尚待後繼觀察,但也是可以只花少量的錢就使長照政策達陣成功而使「老者安之、少者懷之」,那就是利用並發揮「社區互助合作」之特性,利用社區多餘的人力來照顧老人和幼兒,以村里或鄉鎮市為社區單位組織長照合作社來經營長照業務,大家同心協力一定可以把社區內之老人與幼兒照顧得很好很完善。2003年國際合作社聯盟將合作社之六大原則增列為七大原則-就是「關懷社區」或「關注社區」一項;因此吾人就開始擴大主張多成立「社區合作社」,過去台灣有成立很多鄉鎮市級消費合作社或縣市級農業合作社,如屏東縣現在還有很多農漁產品的運銷合作社,但前面提到的鄉鎮市級的消費合作社卻因量販店或國外大賣場的引進而告衰弱甚至敗亡,其實這是管理不善與不思研究精進的企業管理所致;例如台灣原有的消費合作社全國聯合社(就是現在的「全聯」)後來將商標賣給時任台北市第二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的林敏雄先生於1998年10月組織「全聯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經營華洋百貨民生用品的「全聯福利中心」(簡稱全聯),現在「全聯」已是全國最大超級市場,共有900多家分布全台各地還有生鮮超市700多家,為全台灣最大之零售通路商,2017年總營業額超過1100億元台幣,可見不是沒有市場而是當年「全聯社」時代經營管理不善、就是缺乏企業管理之精神與制度(台灣一般合作社都有這種通病,這一點我曾與李錫勳業師反應過,可惜不久就傳出出售商標之消息),所以台灣合作社在企業管理方面要多加把勁,才能提高競爭力,才能在市場上與其他企業競爭;否則所有「社區消費合作社」都會逐漸沒落衰滅掉。當然社區合作社不是只能經營消費性業務,亦可經營「勞動合作社」、「長照合作社」也可經營家庭副業之「生產合作社」或「資源回收合作社」,現在德國社區組織合作社經營「社會住宅」或「公用合作社」;德國、法國、日本的社區組織合作社經營綠能發電;在台灣早期的澎湖也組織合作社來經營社區輸電業務(因為澎湖離島輸電成本太高故由居民組織合作社來負責配電);在美國幾個大都會區居民更成立類似合作社企業經營出租汽車,讓市民不必人人或每家都要「養」一部車子、既浪費購車成本又浪費停車修車保養車之費用也浪費稅金,最重要的是租車合作社之租金比一般租車公司便宜甚多(只有15%到20%的價錢);咱台灣現在也有一個出生不久而經營很成功的消費合作社「有限責任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簡稱主婦聯盟合作社),這個合作社是發源於一群媽媽買菜的經驗;1995年7月一群媽媽們為了購買又便宜又營養衛生的蔬菜而成立「綠色生活共同購買中心」,後來參加人數越來越多,乃於2001年轉型為「消費合作社」型態直接與農民契約生產,合作社還派員監查所有生產過程、派員驗收交貨,為會員做好最佳的食品安全控管工作;由於經營得法深受社員大眾支持,現有社員將近七萬三千人,共收股金逾三億七千萬元(2017年11月底前統計),年營收總數逾十億元台幣;經過17年腳踏實地的經營現在全國(其實只有台灣本島西部地區)共設58個服務站,也就是有58個社區民眾在享受主婦聯盟合作社的服務;所以只要經營得法雖然面對國內外眾多大資本家設立的超商或量販店大賣場,不管政府政策是多麼不友善多麼不重視平民經濟,但合作社還是有發展的空間與藍天;不管是國民黨天下或民進黨天下台灣平民都要靠自己利用合作社來爭取自己最大經濟利益;現在習近平就在中國要利用合作社幫助窮人「脫貧」;毛澤東剛在瑞金地區建立第一個「蘇維埃共和國」時也是利用合作社解決民眾生產消費與分配之問題;後來毛澤東帶領紅軍去二萬五千里「長征」後蔣介石派蔣經國來此地當行政專員督導這的區十一個縣市,蔣經國也是延續毛澤東的治理策略運用合作社組織來推動贛南地區建設而創造蔣經國在中國大陸時期最輝煌的政績;蔣經國是留學俄國學過社會主義經濟學的,他在贛南追隨毛澤東之後搞合作社經濟是可以理解的,可惜到台灣他把這套平民經濟忘掉了;或許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在中國大陸大搞農業合作社讓中國農產品四年大豐收,蔣經國怕被說成與毛澤東隔海唱合而不敢搞他最拿手的合作經濟也說不定;總之國民黨政府在台灣搞了六十年資本主義經濟、現在民進黨政府又「蕭規曹隨」,有錢人是發恆財了但可憐的勞工藍領階級就永遠難以翻身了,最糟糕的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了,犯罪成本就越來越低犯罪收益越來越高、社會也就越亂了。其實資本主義經濟與社會主義尤其是合作經濟制度是可以並行不悖的,就像鄧小平講的「不用管姓資還是姓社」都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是鄧小平高明的地方,毛澤東若有此智慧那劉少奇就不會被整得死去活來,中國人也就能提早三十年享受高經濟發展之果實了;所以最高領導人智慧概念很重要,希望台灣也能有鄧小平再世,則台灣經濟就有救了、台灣人民也就幸福了。從中外各國來看,社區合作社可以經營的業務非常多成果亦很豐碩,不只是傳統的「生產」「消費」「信用」「保險」「公用」「供給」「利用」「勞動」等,現在隨著社會之多元化發展有關「長期照護」「綠能發電」「社會住宅」「出租汽車」甚至國際旅遊都可利用合作社來經營,希望民進黨政府能多參考本專欄筆者寫的相關文章就可得出一點社會主義平民經濟之概念,也不必捨近求遠,多利用社區守望相助互相幫助之特性、充分利用社區內剩餘勞力加以訓練考核(按照政府規定之標準),社區合作社就可發揮事半功倍之效果;政府不妨找一些社區試辦看看,也許三百多億長照經費花一半就夠了,這就是合作社平民經濟之特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http://times.hinet.net/news/21316670針對此議題,歡迎大大前來討論,感謝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