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級生的自白:我也在中國打拚,這裡沒有你想得那麼好

八年級生的自白:我也在中國打拚,這裡沒有你想得那麼好出版時間:2018/01/20 09:37 阿福/在中國工作的台灣八年級生連續工作十天後的第一天休假夜裡微信就響了,「明天十二點半上班,收到請回復」,而在這次休假後我要連續上班二十二天。最初到中國大陸工作,也是人們口耳相傳那會是更重視員工能力、有更多機會也更慷慨的環境,尤其我隱約記得那片土地的政權一早是打著農工的旗幟起家,想來要更把基層勞工當作心頭肉才是。公司總部設在一線城市,聳立河畔,巍然迎光,進出要安檢,驗指紋的,電梯一飛就上雲霄,一派電影才有的企業範兒。頭一次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涓涓車流,我以為自己抓到了機會,如今半年時間過去,風雲褪色。沒有一天我能自己掌握。總有突然降臨的晚會要人彩衣娛親、突然的人事變動以及突然交付的工作。我總在加班,其由匪夷所思。這裡似乎沒有計畫的概念,就算有也與我們所知曉的很不一樣,比如19號將舉辦攸關下學期營運的重要招生活動,最早只能在16號得知,因為在更之前他們也沒想到有這件事。我們這批一起入職的台灣職員曾婉轉反映希望得到行事曆,好提前準備例行性的重大活動,上級卻被冒犯了──「計畫是老年社會的特徵,而公司要的是活力是彈性。」這解釋了為何他們有一張光鮮的面孔,幕後卻雜亂枯朽。他們得意於僅僅兩年時間蓋好整個園區,他們沒有時間靜待水泥乾,所以兩年後壁磚剝落,層層漏水;他們自豪於擴張的速度,沒時間梳理日漸複雜的人事,所以連一張組織表都畫不出來,沒人知道誰該負責這件事。我花了很久的時間來接受另一個事實,那就是這裡「也」不在乎你是否認真努力,是否比他人更勝任這個職位,因為他們人太多,多的是人才,隨時有人能補上你的空缺。台灣人還算幸運,他們多少顧著對台形象,本地人就不同了,領微薄的薪水得隨叫隨到,其中不見基本尊重。也因為人的獨特性在龐大的量下被磨滅了,人才的光彩與機敏慢慢流於庸俗,本地職員不願再付出,找盡辦法怠惰,從中掙得卑微的快意。這間公司絕不是孤例,因為城市訴說的是同一件事。每日每夜處處都有新樓落成,可是這一落落瘦長的骨牌群是空的,沒住人,我只有在十九大前夕看到隱形的人們替它掛上喜慶的紅布條。穿過一座座城市,這樣生機勃勃的空城無邊際地蔓延。家人勸我回台灣,而我覺得自己擱淺在危險的水崖間。前方沒有出路,後面是我那可悲可憎的美麗的家,過分地自我猜忌,過早地萎縮,以致好怕再也沒有我們的時代。然而最該做的是出走嗎?我自問那會不會是另一種放任地球罹患污染,計畫移民火星的不負責任?走進這裡才真正發現台灣的優勢,處事普遍要更細膩,思維因為自由也更有活力,問題在於我想像不出誰能終止瀰漫於社會的不信任,誰能祛除過去的幽靈?誰做一些真正與未來有關的打算?誰能取代榮辱,允諾世代都有在家打拚的歲月流年?新聞來源http://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120/1282273/心得沒人想要離自己家鄉工作 但是 別的地方好嗎?澳洲 日本 美國??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