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軒:韓國上調最低工資的啟示

徐子軒:韓國上調最低工資的啟示出版時間:2018/01/20 00:04 徐子軒/LUCIO策略總監今年伊始,比起台灣勞工淒風苦雨,韓國勞工似乎春風得意。此因文在寅政府一舉調高最低工資16%,達到每小時7530韓元(約台幣208元),更承諾勞工到2020年,再調漲至10000韓元(約台幣276元)。若成真,依目前亞洲各國的最低工資計算,韓國將超越日本、紐西蘭,成為僅次於澳大利亞的國家。不過,韓國現在的勞動條件可謂不佳,在OECD國家表現第三差,大約有近18%的人領最低工資或以下過活,比率相近於台灣的16%。根據估算,今年調高後,勞工每個月收入可多出約6000元台幣,到2020年更將多出約2萬元。聽起來很美,問題是,錢從何而來? 毫無疑問當然該由慣老闆出資,毫無疑問慣老闆也會反彈。韓國研究指出,如果照文在寅政府的政見,到2020年中小企業的獲利將下滑至1.7%。現在這些慣老闆平均每月利潤為5萬1000元台幣,但有將近3成的人賺不到2萬8000元,工資上漲會讓他們無以為繼,只能選擇關門,如此失業人口也可能再增加近28萬人。由於中小企業提供約90%的工作機會,一旦發生衝擊就會是全國性危機。初估工資上漲將增加勞動力成本15.2兆韓元,文在寅政府決定以補貼的方式協助經營者。方案是提供3兆韓元資金,針對員工月薪低於5萬2000元台幣且未超過30人的小企業,直接補助每人約3600元。但即使有補助,也可見資方加速自動化、以兼職取代正職等方式度過難關。綜上所述可知,調漲最低工資不僅需要精細計算,還需負責任的政治判斷。依經濟學理論,若設定價格底線(price floor),會導致商品或服務的供應過剩。也就是說,制定最低工資,將造成失業率上升、減少家庭收入。文在寅政府過度放大國家在市場經濟中的作用,無論補貼企業或加強勞檢,坦白說都無法持續,韓國勞工真正的考驗還未到來。目前台灣政府放出每年調整8%、2022年基本工資可達3萬的風向球,但此「極端」漲價已被資方否定,直言受惠者只是外勞,這可由韓國經驗得到證實。台灣環境與韓國極為類似,若韓國尚必須以補助最低工資上調,台灣應也無法避免。說穿了若是沒有對資方補助,迎合式的調整工資只會加速中小企業消亡。面對多勞又低薪的工作條件,工資當然要漲,但設定最低工資不能靠有夢最美式的喊價,更不能藉民粹氣氛推動公投。真正需要的是可信的調研,以及政府、勞資三方的充分談判。在當下一片撻伐政府與資方的聲浪中,社會失去信任,人民對於政府補助資方恐缺乏共識。可以想見,未來數年相關立法已難成形。新聞來源http://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120/1282081/心得這下子又輸韓國 GG了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