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震觀點:蔡英文已經把民心鎖在拒馬裡

http://tw.news.yahoo.com/筆震觀點-蔡英文已經把民心鎖在拒馬裡-215001629.html=1280 &&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else if(this.width>screen.width*0.7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6;}” onclick=”window.open(‘http://media.zenfs.com/zh-Hant-TW/homerun/stormmediagroup.com/35a658eaf0072d40fa196178de38e281’);” />勞團抗議蔡英文政府《勞基法》修惡,持續抗爭無效,立法院臨時會這幾天擺出陣勢要強渡關山。警方在立院周邊架設層層拒馬,也擴及到博愛特區。管制範圍可說是史無前例的大,網民嘲弄蔡政府把台北城變成「資進城」(指民進黨向資方靠攏變成「資進黨」),搞得風聲鶴唳,格外肅殺。時代力量五席立委為阻擋修法,上週五傍晚起在總統府前禁食抗議,不但在風中,在雨中露宿,還因不滿警方拆帳篷,直接躺在地上淋雨抗議,最後被警方強制驅離,工作人員還被帶到象山丟包。時代力量雖然看來有展現戰力,但比起「太陽花學運」時衝入議場的力道,無疑是天差地別。這些場景,對照前總統馬英九時期,面對包括「太陽花學運」在內的抗爭,兩相對照,格外諷刺。尤其是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諸要角的態度,幾乎是判若兩人。還好現在網路時代,任何言行都被保留在鄉民的硬碟和雲端。但是,蔡政府擺明了要硬幹,固然可說比馬政府更驍勇善戰,但硬幹、排拒、驅離,能得到民心嗎?民進黨從反對運動起家,面對時代力量的禁食靜坐,以及勞團的動員抗爭,卻採取肅殺動作因應。政府日前設下遊行禁制區,防止有民眾在凱道前聚集,用層層拒馬、鐵網、道路改道指示牌層層圍住,連警方都覺得很誇張,難道蔡政府覺得,用比國民黨時期還多的警力,就封鎖得了反對聲音嗎?民進黨政府管制遊行的動作,大到被網友砲轟是「史上最大禁制區」,甚至在網路上KUSO製圖,稱總統府周邊博愛特區是「資進城」。也有網友批評,政府雖是「依法」設置遊行禁制區,但對照蔡英文在民進黨主席任內,強調「國家勢必要給予言論自由與集會遊行自由最大程度的保障」,反對「強制報備制」、「管制線」和「安全距離」等唱高調的論述,明顯有極大落差,已非諷刺兩字可以形容。民進黨內有人批評時代力量,擁有五席立委,為什麼不回到體制內用投票解決問題,還要上街頭?網路上立刻就有網友整理資料打臉,二○○五年,中央是民進黨執政,當時台中市長是國民黨籍的胡志強,當時因台中市治安不好,眾多民間社團人士發起「搶救治安大遊行」,現在的立法院長蘇嘉全當時是內政部長,還不是也走上街頭?最可笑的是,友善媒體頻頻報導「幕後」,包括蔡英文親自與時代力量立委溝通的過程,例如在洪慈庸臉書留言往返,結果洪慈庸的鴿派撼動不了時力決策,還衍生莫名其妙的羅生門,並傳出洪慈庸夫婿、台中市新聞局長卓冠廷到處詢問府方幕僚,擔心洪慈庸被警察抬離而「快哭出來」的消息,還有媒體關心洪慈庸有沒有懷孕。但在此同時,民進黨諸公,有誰關心勞工訴求,以及在外頭也淋了很多天雨的勞團?這是從總統以降,到立委夫婿、媒體,都一起聯合扮演的爛戲碼,戲名可以叫「勞工抗爭無人問,慈庸淋雨夫婿哭」,也可以叫「沒有人寫信給上校,但大家都寫信給女皇」,或者是「如何在總統府前淋雨露宿六十小時還生龍活虎」。但是,這一齣笑鬧劇,卻只會讓人民哭笑不得。聽聽蔡英文在總統大選的選前談話:「人民的聲音,不管怎麼大聲,到凱道就停住了。我身後的總統府,離廣場上的人民,只有幾百公尺的距離,不過,總統府裡面的人,就是聽不到人民的聲音,」這句話,毫不保留地,直接精準地適用在蔡英文自己身上,她已經把民心鎖在拒馬裡了,所以不會聽到任何聲音。總統府被拒馬包圍,清大學生會問昔日師長姚人多:還有勇氣把它拆了嗎?http://tw.news.yahoo.com/總統府被拒馬包圍-清大學生會問昔日師長姚人多-還有勇氣把它拆了嗎-063841645.html高度爭議的《勞基法》修正草案,將於立法院臨時會中審議,為了避免民眾前往總統府和立法院周邊抗議,附近更是架起層層拒馬。清大社會所學生會8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曾任教於清大社會所,目前擔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姚人多,曾在2015年說過,如果他是蔡英文,會用手指著阻礙社會發展進步的事物,然說說「把它拆了」。學生會反問姚人多,有道德勇氣請蔡英文把拒馬給拆了嗎?清大社會所學生會發文表示,這幾天在凱達格蘭大道前,出現了一幅以拒馬蛇籠構成的巨大禁制區,而過去曾任教於清華大學社會所的姚人多老師,再次出現在鏡頭前,出現是要向抗議者示意、溝通。「但姚老師的面貌在這個畫面中變的陌生,因為在這個場景中,姚老師變成了拒馬、蛇籠的一部分,從一個課堂上的傅柯主義者,漸漸無違和地成為傅柯所要批判的對象。這個畫面在8日清晨驅離後變得特別揪心。」文中更回想起姚人多在2015寫的一段話,「所以,溫和堅定的蔡英文真的能在這樣一個講究霸氣的時代中脫穎而出嗎?如果我是她,我不會再把所有的力氣拿去規劃經濟發展新模式,而是用手指著一項阻礙社會進步的事物,然後說出那四個字:「把它拆了」。」清大社會所學生會想問姚人多,如果現在的總統「蔡英文」意味著,一個以拒馬蛇籠擴大禁制區、限制人民基本自由的時代。那麼,曾經的姚老師,現在的姚副秘,你還有道德勇氣,請你的蔡總統,用手指著,這個阻礙進步的事物,「把它拆了」嗎?————-設立管制區是有必要,但是,政客轉換腦袋真是無縫接軌,他們心中大概只有政治利益而已。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SEO|超視王|南極冰洋磷蝦油|葉黃素|GOOGLE排名|台灣綠蜂膠|網站排名|保健食品|蜂王漿|芙婷寶|神經滋養物質|婦貴寶|智勝王|關鍵字排名|健康食品|磷蝦油|蜂王乳|PPL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