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劉昱佑/我支持婚姻平權

投書》劉昱佑/我支持婚姻平權NOWnews 2017/10/27 19:00(4小時前)我支持婚姻平權或許,這是泛藍支持者難以啟齒的論調,但我們不能就此放棄。「我認識一位醫學系學長,他是同志並曾向我坦言,礙於社會眼光、家庭的生育壓力,他必須走向異性戀的婚姻;隱忍和孤寂,為的只是更長遠的算計。」 同為血肉之軀,我不敢相信這些故事,無法引起任何一絲悲憫,更何況這樣的案例,只是恆河沙中的一撮。 作為中央常委、青年團總團長,我認為我有義務藉著同志大遊行的日子,向所有先進朋友說明我的立場,以及我認為道義上應該支持的事。 即便爾等贊同的理由道德層次不高:僅是免於自己的骨肉遭受歧視,或是免於自己的骨肉與同志結縭,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支持婚姻平權:平等西元1894年同盟會成立,孫文為之訂定四綱,意即「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其中所隱含的價值,無非自由與平等。時隔百餘年的今天,同盟會雖然幾經改組,國民黨的核心理念卻從未動搖。縱使平等權的戰線已隨社會發展而有所牽動:自經濟層面向人格層面拓展,但在同婚合法化的道路上,我黨基於自由與平等的永固,應該表達支持並致力促成。正義在平權之外,實踐正義也是我們長期追求的目標。而羅爾斯的《正議論》恰好給予相當明確的指引:無知之幕所設定的原初立場,即是希求制度的設計者,能在不曉得自身特質的條件下制定規則。雖然實務上無法全然如此,但盡量客觀、公允的立法品質卻是我黨必須努力的方向,倘若立委諸公能夠接受並實踐,投身婚姻平權的制度工程,人民群眾必因正義所在而心懷感念。回顧回顧從前國民黨與同志的互動和關係:2015年同遊,國民黨中央黨部遭受水球襲擊,才在不得以的情境下派出青年團總團長做出回應並簽訂意向書,隨後加入遊行。表面上雖然支持,卻難以掩飾被動的原豹。時隔兩年,我身處同樣職務,實在無法坐視本黨青年忘懷革命的初衷,故希求主動投入,以期平等與自由的價值,能夠在同婚上早日獲得貫徹。制度談了許多價值的問題,現實層面我們也不能輕易忽略,畢竟泛藍群眾最擅長的,莫過於高唱尊重制度。今年5月公告之釋字748,無疑給予同志朋友們最強而有力的支持,然而也造就許多保守人士的情緒崩潰。在制度上,這群人擁護中華民國存在,但在同婚議題上,卻又否認中華民國司法院對法律解釋的權力。正因矛盾的強烈存在,我並不期望他們擁有進步的價值和思想,但在最後的底線上,我必須呼籲,基於擁護制度的立場,應該承認解釋的效力並停止阻撓婚同婚合法化的推行。也唯有如此,才能避免陷入荒謬而無法自拔。以愛之名今年溽暑,我第一次見到前監察院長王建?,他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而口中念念不忘的是:「用愛行遍天下」,有人問他何不講理?他哂而答道:「人際一旦講理,便是暴戾的開端。」我想某種程度上,王院長的見解離現實並不遙遠,在同婚合法化的論辯中,不論正反雙方都企圖說服對造,直至相互攻訐,這就是堅持以理服人的下場。「既然相愛,何不成全。」免除過於先驗性的假設:影響社會結構、破壞婚姻制度云云,我們回歸最基本的人性,以愛之名,此時再多道理似乎都是多餘,因為天籟不宣,而大愛無言。未來不論基於何種立場,我身為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現在或是為來,都會在婚姻平權的戰線上與同志朋友並肩而立。理由不單只是尋求我黨中心思想的實踐,作為國民的政黨,就應該站在人民的角度殫精竭智,起而捍衛人民的福祉與權利。今天,這裡就有一群人們,受到主流社會的嚴重壓迫和歧視,並試圖努力挽回光明的未來,我們不能視而不見,更沒有理由放任下一個、甚至無數個畢安生。因此,我會用盡全力,不論是在中常會、團務工作或是未來哪一個職務上,直至實質平等降臨之時。●作者:劉昱佑/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中常委●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http://times.hinet.net/news/20885545同性戀者當然要接受婚姻制度,那麼各位的看法??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地龍酵素|蝦青素|蜂王漿|蝦紅素|智勝王|膠骨力|保健食品|力雪達|健康食品|PPLS|血栓溶解酵素|蚯蚓粉|南極寶|膠股力|蜂王乳|地龍粉|芙婷寶|磷蝦油|青春元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