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吳思瑤的「陰道免稅論」,是進步還是無知胡搞?

http://www.storm.mg/article/345016=1280 &&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66;} else if(this.width>screen.width*0.76)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6;}” onclick=”window.open(‘http://image.cache.storm.mg/styles/smg-800×533-fp-wm/s3/media/image/2017/10/14/20171014-052811_U7295_M335926_3704.JPG?itok=3FjGl9ra’);” />綠委吳思瑤上周舉辦一場「不要向陰道課稅 女性生理用品免稅政策沙龍」,原本倡導女性生理商品免稅,在免稅難行後就要求稅收用於照顧婦女;出席的政府有關單位則允諾研究專款專用。這又是一個立委無知胡鬧,政府單位鄉愿、棄守專業的典型案例。去年9月林全院長任內,吳思瑤就以「拒絕對女性陰道課稅」的「進步觀念」,提議停止課徵女性生理用品稅收,「希望讓女性流血,可以多一些溫暖、多一點關懷。」林全表示支持,並責成財政部啟動女性生理用品免稅評估。研究1年後,因免稅有其問題,所以就朝向把這筆營業稅專款專用在照顧女性上。立委祭出照顧女性、同時以「拒絕對女性陰道課稅」的聳動說法,爭取政府對女性生理用品免稅,如果這個理由可以成立,顯然政府要給予免稅的項目可以再增加為一張無限衍生的清單。以同樣的理由,在台灣少子化、政府要鼓勵生育時,嬰兒的尿布當然要免稅,我們要「拒絕向未來國家主人翁課稅」嘛。那成人尿布當然也要免稅,那些使用的老人、身有疾病者,政府竟然還要對其課稅?太不人道了,我們也要「拒絕向老人病患課稅」。這種「胸懷」再推而廣之,所有環保相關產品都該免稅,我們要「拒絕向拯救地球者課稅」;書本及各種相關的文化產品也要免稅,「拒絕向文化課稅」嘛!以存在即需要、存在即真理的觀點詮釋,許多存在的商品,大概都能找到一個堂而皇之的存在理由,這個清單可以無限延伸、要求免稅,端看是否能找到如立委一樣的「有力(但可能缺乏知識)人士」支持。但這種作法完全違背租稅中立性原則─這個原則要求課稅要避免資源配置、扭曲經濟,對各種商品財貨一律以相同稅率課徵。當所有商品服務都要課5%營業稅,甚至同樣是屬「生理用品」也要課5%營業稅時,獨獨女性生理用品可免稅。不論提出此案的立委冠以多偉大的理念(進步思想),或用多吸睛的標題推動(拒絕對陰道課稅),都無損於其對租稅之無知、對租稅中立之破壞。再看看如果真免稅,依照吳思瑤自己的估算,女性一個月花在生理用品上大概200至300元上下,所以1年省下的錢是120元到180元─這還是假設免稅後廠商會降價回饋,而證諸過去廠商的「正常反應」,訂價策略只是根據市場競爭、產品定位,免稅就要廠商如實反應降價,機會大概不大。如果政府真的傻傻的給予免稅,是否真如吳思瑤說的可「照顧女性」尚有疑問,但可肯定的是就破壞稅制公平與中立。財政部雖然未同意降稅,但同意研究專款專用;坦白說,財政部是「為德不卒」;既能根據專業拒絕免稅,也該依專業拒絕專款專用。從整體財政的收與支觀點看,所謂的「專款專用」應儘量減少甚至杜絕,一來專款專用其實就如明文規定某項政事支出,必須占總預算的一定比例以上類似,往往限縮政府把稅收作最有效運用的空間,造成預算使用的無效率。二來如果引發「跟風」後遺症嚴重,過去如軍教課稅後說要把增加的稅收用於軍教身上,或甚至如運彩收益用於體育、菸捐增加說要用於防治菸害與民眾健康等,都是專款專用的思維;事實上把「捐」、「費」專款專用倒比把「稅」專款專用說得過去。即使如此,仍有不少財稅學者有保留意見。因此,財政部是該根據專業拒絕立委無理的專款專用要求。官員碰到立委質詢、提無理又無知的要求,多半難以據理力爭的拒絕。這讓人想到當年立委陳瑩在立法院詢問當時的環保署長魏國彥「爐碴pH值是多少」;因為固體沒pH值可言,陳瑩講了不聽還再三追問;最後魏國彥只有回答「我們現在很痛苦,我們沒有辦法量這個東西」不清楚財政部官員碰上吳思瑤的「拒絕對女性陰道課稅」的「進步觀念」,是覺得自己很「落伍」,還是如魏國彥當年被迫講固體值的pH值一樣,覺得「我們現在很痛苦」?——–為什麼這麼多恐龍立委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蚯蚓粉|膠骨力|芙婷寶|地龍酵素|智勝王|蝦青素|健康食品|蜂王漿|地龍粉|保健食品|蜂王乳|力雪達|青春元素|膠股力|血栓溶解酵素|PPLS|南極寶|蝦紅素|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