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達瑞:前扁迷給扁家父子的一封信

本帖最後由 ER56 於 2017-9-27 11:14 編輯 2017年09月27日 翁達瑞:前扁迷給扁家父子的一封信 翁達瑞/北美商學院教授阿扁總統與致中公子:容我如此稱呼你們父子! 過去幾年來,我一直有些話想告訴你們。這些話黨內同志不好講;反對陣營講了你們又聽不進去。我曾經是扁迷,戴過扁帽,也相信過「有夢最美」。我這封信所要講的話,其實是很多扁迷的心聲。 這陣子,你們父子的動向又頻頻見報了。一方面有民進黨全代會代表連署,提案建請蔡英文主席特赦阿扁總統。另一方面又有傳說,致中公子悄悄把戶籍遷回台南,打算參加下一場的立委補選。媒體評論甚至認為,兩者都是扁家對蔡英文「嗆聲」的操作。 看到這些新聞,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又來了!」 對台灣社會而言,扁家的爭議就像「偏頭痛」,不定期就要發作一下。雖然偏頭痛不會致命,但無預警的發作還是一個困擾。除了扁家之外,台灣社會還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許多人都希望能一勞永逸,早日解決扁家的爭議。而這些爭議能否就此平息,關鍵就在你們父子身上。讓我先從阿扁總統講起: 阿扁總統你應該有滿懷的「委屈」。你三十歲不到就開始為台灣的民主打拼。沒想到總統卸任後,竟被打入黑牢。雖然你現在保外就醫,但卻不能享有公民的全部自由。你這輩子還要背負貪腐的罪名,清白洗刷之日遙遙無期。你難免怨嘆台灣社會虧欠了你,也因此感到委屈。 我肯定阿扁總統你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作為華人社會首次政權和平轉移的民選總統,你的成就已經被寫入歷史。可是為台灣民主犧牲奉獻的人很多,如出錢出力的黃信介,長期被監禁的施明德,流亡海外的彭明敏,甚至犧牲生命的鄭南榕等。他們都沒有像你這麼幸運,可以獲得台灣社會的回報。 而台灣社會對你的回報非常慷慨,把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機會交給你。在半個世紀多的威權統治之後,你繼承了一個百孔千瘡的政權,遍地都是改革的機會。只要謹記參政的初衷,你就可以輕易留名青史。這是政治人物夢寐以求的機會,台灣人民就這樣交給了你。 你就任總統之初,人民對改革期待殷切,給你七成的民調支持。可是在你掌握權力之後,你的家人就像進了糖果屋的小孩,貪得無厭。一些應該遠離政治的東西,如裸鑽,名錶,珠寶,還有一箱箱的現金等,紛紛出現在扁家。而這一切扁迷們都被蒙在鼓裡。 當紅衫軍上街要求你下台時,我和許多扁迷一樣,站出來為你辯護,和政治立場不同的家人、朋友、或同事爭得面紅耳赤。而當你面對鏡頭,承認「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時,我們失望、傷心、更無法置信。 在你執政末期,扁迷們的頭都抬不起來。最讓我們難堪的是,身為「台灣之子」的你,竟然和流亡台灣的外省權貴一樣,把所謂的「政治獻金」匯到國外,而且負責洗錢的還是致中公子。反對陣營「海角七億」的揶揄,讓我們羞愧到不知如何自處。 扁家一些「言之鑿鑿」金錢糾葛,提供反對陣營豐富的清算題材。在阿扁總統你卸任後,民進黨被打趴在地上。你們一家一姓的作為拖累了整個政黨,還提供反對陣營一把保護傘,掩飾他們長年的政商勾結,讓他們打著清廉的招牌取回政權。二次的政黨輪替,延宕了首次政黨輪替該做的改革。 面對台灣民主運動的大挫敗,扁家沒有自省。我們聽到的反而是毫無說服力的狡辯。阿扁總統,不要告訴我們這一切你都不知情。即便你所言屬實,我們也無法原諒你對家人的縱容。阿扁總統,更不要告訴我們瑞士的錢是建國基金。革命建國不是家族企業,財務管理豈可交給兒子與媳婦。 阿扁總統,你真正的委屈在那裡呢?就是你的「司法人權」遭到「政治力」的踐踏。你被羈押在狹宰的牢房,沒有任何傢俱,只能趴在地上寫字。指控你貪污的行賄人,接受檢察官的指使作偽證。另外,審判進行到一半,你的法官被更換了。 這些踐踏你司法人權的作為,是中國宮廷政治「清算前朝」的傳統。繼任者馬英九總統政治介入司法,歷史終將給予應有的譴責。可是馬英九總統的錯,不能用來抵銷阿扁總統的錯。政治人物的功過評價不是算數題,可以「負負得正」。 馬英九總統以政治力侵犯你的司法人權,我們支持你透過司法手段討回公道。或許你被指控的貪瀆案件也有冤屈。如果訴訟已經有了判決,我們也支持你申請再審。如果案件還沒有審判,我們更支持你在法庭捍衛自己的清白。但是我們不支持你運用政治力,集結黨代表施壓蔡英文總統給你特赦。若是蔡英文總統真的特赦了阿扁總統,她也是用政治手段介入司法糾葛,跟馬英九總統犯的是一樣的錯誤,只是方向相反而已。司法糾葛的釐清也不能「負負得正」,錯加錯就等於對。 接著我要把話題轉向致中公子: 在權威統治時期,政治犯的家屬備受歧視。作為陳水扁的兒子,致中公子你的成長過程辛苦。問題是,沒有人可以決定自己身世,或選擇自己父母。對你成長過程經歷的辛酸,我們只能感到不捨與同情。 從小到大,致中公子應該常聽到有人誇獎你,「有其父必有其子」,或「虎父無犬子」。這些禮貌性的誇獎,我建議你只要聽聽就好,不要當真,因為你不是陳水扁,你差他還有一大截。 阿扁總統大學還沒畢業就取得律師資格,二十九歲加入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團。在致中公子你這個年紀之前,阿扁總統已經當過台北市議員,為了言論自由坐過牢,還在獄中把你母親送進立法院。 可是今年三十八歲的致中公子,你的身分還是「阿扁的兒子」。你雖然成家,但沒有立業。你住在父母購置的豪宅,沒有正式的職業,顯然也沒有穩定的工作收入。你大學畢業多年,至今仍然沒有考上律師。 小時候你沒有選擇,所以只能當阿扁的兒子。長大後你有了選擇,可是你還是繼續當阿扁的兒子。阿扁的兒子這塊招牌,方便你「插隊參選」,延續扁家的政治香火。可是你的參政過程並不光彩。你曾經在黨內引發鷸蚌相爭,最後兩敗俱傷,漁翁得利。 在特赦阿扁總統的爭議再起之際,外傳你已將戶籍遷到台南,打算參與立委補選。作為一個公民,你有參政自由,但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要消費父親遭受踐踏的人權。顯然地,你也認為台灣社會虧欠扁家,因此有權一再插隊參選。即令你的認知無誤,台灣社會對扁家的回報,也不是把你送進立法院。說出心中這些話後,我也要給你們父子一些建議: 首先,你們父子要勇敢面對過去,誠實檢視扁家過去的錢財往來,並適當處置手上的金錢與財物。扁家的爭議之所以一再延燒,就是因為你們沒有反省。沒有認錯,就沒有寬恕。 認錯之後,你們父子要從政壇「永遠消失」,讓台灣社會不再為扁家內耗。也許你們父子無意造成政壇紛擾,但只要你們身在江湖,就會提供他人興風作浪的藉口。愛台灣,就不要害台灣。 從政壇消失後,阿扁總統你要隱姓埋名,尋求自我救贖。你應該把「建國基金」拿出來,幫助台灣社會的弱勢族群。洗刷貪瀆罪名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散盡家財化為公益,而非施壓蔡英文總統對你特赦。 阿扁總統隱姓埋名後,你的義行外界會一無所知。你要追求的是自己心寧的平靜,了無遺憾過完餘生。也唯有如此,歷史才會給你公平,甚至正面的評價。 或許不必等到阿扁總統終老,就有扁迷發現你這段救贖的過程。若有這一天的來臨,人民會感懷你對台灣民主的貢獻。屆時,你沒有被赦免的貪瀆罪行,會成為正直的勳章,就像歐亨利小說裡的通姦紅字,最後成為貞潔的符號。 我也要特別給致中公子一些鼓勵: 退出政壇後,致中公子你也可以尋找其它的出路,在一個全新的場域,脫離長輩餘蔭,靠自己努力開創前途。你可以轉入學界,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學者,或者留在本行,成為一個捍衛公義的人權律師。 如果致中公子你還是不能忘情政治,二十年後,你可以拿著一張耀眼的履歷,重新回到政壇。不管你以知名學者或人權律師的身分參選,你的政治成就絕對會超過阿扁的兒子。 我這封給你們父子的長信,代表的是扁迷們剩餘的善意。我希望你們能夠聽得進去,真正著手解決有關扁家的爭議,讓台灣社會可以往前看,向前走。 當然你們父子也可以繼續我行我素,綁架台灣社會,耗盡扁迷最後的一點善意。當這一天來臨時,扁家就會成為一個知錯不改,被全民唾棄的貪瀆家族。 前扁迷翁達瑞敬上2009年09月12日保管室藏錢 竟沒付租金 …2006年6月洗錢案爆發後,扁又指示林德訓找來蔡鎮宇,協助把藏匿在國泰世華保管室內的7億4000萬元,搬到元大金控的保管室,但遭蔡拒絕,珍後來只好找來元大證券前董事杜麗萍、吳景茂協助搬運。 … 這些鉅額現金是貪污所得也好,是政治獻金也罷;阿扁自始即知情也好,是事後才知情也罷,法律問題交由司法釐清。 至少當阿扁指示林德訓聯繫蔡鎮宇藏錢的當下,阿扁是清楚知道7.4億元現鈔都是未誠實申報,搬不上檯面見不得光的財富。 阿扁當下的作為是想辦法藏錢,就已說明了一切。後來靠向深綠尋求政治勢力保護也就不意外了。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保健食品|PPLS|力雪達|地龍酵素|健康食品|蝦青素|芙婷寶|蜂王乳|青春元素|血栓溶解酵素|磷蝦油|蝦紅素|地龍粉|膠骨力|蜂王漿|南極寶|蚯蚓粉|膠股力|智勝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