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25K養全家、孩子遭求償320萬,陸客團遊覽車司機之死道出「貧窮」如何殺人

本帖最後由 劍君13恨 於 2017-9-28 13:39 編輯 http://tw.news.yahoo.com/%E6%9C% … A%BA-021200655.html「貧窮」如何殺死一個人?45歲陸客團遊覽車司機陳俊男之死,便是其中一例:月薪僅2萬5千元卻必須獨力撫養2個孩子與老母親,他不敢休假,只敢在陸客團投宿台中時,利用夜間休息空檔搭計程車匆匆趕回家看孩子、睡一覺,隔天清晨5點又趕去工作。努力養家的陳俊男,並不知過勞死風險正步步進逼,甚至會毀了這個家。今(2017)年3月6日,陳俊男因心肌梗塞死於駕駛座,隨後遊覽車失控撞上北海岸民宅,屋主險些遭輾過、陸客嚇傻,遊覽車、房子、屋外賓士車半毀。2個小學沒畢業的孩子與年邁母親頓失經濟支柱,到了8月,賓士車車主還向孩子求償320萬。每則大眾看過就忘掉的新聞背後,都是一個個真實人生,而回顧陳俊男一生,誰也無法逃避這個問題:到底是為什麼,「好好活著」竟是如此困難?養兩個孩子、房租9000、開刀10幾萬 月薪不到30K仍一肩扛下攤開陳俊男過去勞保投保記錄,實在很難想像這般薪水怎樣撐起一個家。陳俊男原為作業員,薪資最低9千、最高1萬8千元,養活自己都有困難,還得照顧母親、在前妻要求下買房子背房貸。儘管來自中國的前妻在竹科擔任作業員、月薪2萬多,兩人相加月薪不到4萬,仍入不敷出。2個孩子陸續出生後錢更不夠用了,於是陳俊男決定在2010年改行當大客車司機,月薪上升到3、4萬左右。似乎可以喘口氣時,前妻卻在2014年提出離婚,讓陳俊男放棄買房,與母親、孩子一起搬到月租9000元的公寓。一人負擔全家生活費、9000元房租加管理費、孩子學費、母親醫藥費、瓦斯水電,加上有些旅行社發薪時間不穩定、甚至發不出薪水,陳俊男只能不斷換工作、不斷借錢。妹妹憶起一次母親髖關節開刀時,陳俊男也因多年開車壓迫坐骨神經、痛到幾乎無法行走而必須動手術。他咬牙借了10幾萬醫藥費,先把母親送去住院再獨自去開刀、僅休養1個月又上工,開刀前還不斷叮囑妹妹們:千萬別讓媽媽知道,我一個人沒問題。對此,替陳俊男打過勞死官司的柯劭臻律師表示,多年駕駛遊覽車久坐而壓迫神經,這有機會被判為職業病,理應爭取職災保險、由勞保負擔部份費用;而在勞工保險局提供的「勞工保險職業病種類項目」中,也確實有相關規定。但陳俊男的家人顯然不知道這些事,就連低收入戶資格也是陳俊男死後家屬才在律師提醒下申請。社會資源就擺在那邊,貧困家庭卻不知其存在,就算知道也不知如何爭取、甚至不敢奢望能爭到,這社會上還有很多「陳俊男」,一直換工作一直借錢、扛下大筆支出壓死自己,生病了也不敢休息。不知過勞死風險進逼 承諾母親晚上會回家、早上10點命喪北海岸從工廠作業員轉職為大客車司機,陳俊男一做就是7年,他或許曾以為勇敢轉換跑道可以讓生活穩定一點,但高度依賴中國遊客又必須離家環島跑透透的旅行社,讓他的生活更加疲憊,甚至將他推向死亡。中國遊客人數一少,旅行社營運就出問題,曾有公司投保薪資僅1萬1千元,也有公司發不出薪水、入帳時間不定,逼得陳俊男只能一間接一間不斷換工作,而陳俊男待的最後一家公司、寶泰通運負責人陸姐表示,當初陳俊男還是千方百計拜託朋友介紹他去的:「因為我們家薪水好,我們家規矩啊!」陳俊男或許以為大公司比較有保障,但現實總是殘酷。「我們這行有很多辛酸,妳不知道啦!只要一請假就會有人來遞補,你就變待班司機……」他曾經在電話中這樣跟妹妹訴苦。因為害怕休假就成了待班司機影響收入,陳俊男不斷接團,雖然很想回家和母親與孩子相聚,卻也只敢在陸客團行經台中的夜晚,趁旅客休息時搭計程車回家、隔天早上5點又匆匆起床出門。以陳俊男的薪水來說,搭計程車其實是相當奢侈的行為,但為了見孩子一面,他別無選擇。母親還記得3月6日出事前一晚陳俊男打電話告訴她,明天旅行團會投宿台中豐原,晚上可以回家一趟,怎曉得陳俊男6日早上10點就魂斷北海岸,這承諾再也無法實現。當陳俊男為了生計不敢休假時,他並不知道死亡正步步進逼。當工作負荷量過重時,很可能促發腦與心血管疾病,陳俊男心肌梗塞發作很可能是肇因於過勞;而根據陳俊男家屬的委任律師柯劭臻提供資料、檢視公司微信群組記錄與行程表可見,他一團接一團連上46天班,確實有過勞死之嫌疑。記者去電寶泰通運,負責人陸姐回應,「對,你說過勞,沒關係」,但也強調陳俊男出事前公司有給1天休假、還問他要不要回家,是他自己選擇留在台北。只是檢視陳俊男的行程表後可發現,他3月4日早上送一團陸客去機場後,5日下午又去接另一團,意即2天都有上班,這其實稱不上「休假」。法律是弱者最後的武器 第一步是先開口求助陳俊男過世後沒留下半點遺產,年邁母親必須自己一人撫養留下的2個孩子,大兒子才12歲。問起陳母「會不會很辛苦」時,她只是淡淡一笑回應:「遇到了,也沒辦法。」遇到了,能怎麼辦?現實不允許陳俊男的家人繼續流淚,他們還有打不完的官司要面對,陳俊男死後200多天來,他們仍在處理一個個難題。家屬控訴寶泰讓陳俊男連上46天班過勞死、想討一個公道,卻收到寶泰的存證信函,要家屬賠償車禍造成的數百萬元損失。8月23日,被撞壞賓士車的車主也向陳俊男的孩子求償,金額高達326萬9315元。這326.9萬,陳俊男的孩子該賠嗎?家屬委任律師柯劭臻表示,就算車主對孩子求償勝訴了,法院也執行不到,因為陳俊男沒有遺產,孩子根本付不起,頂多要求寶泰依雇主責任進行全部或部份負擔;再者,根本問題在於遊覽車撞毀民宅前,陳俊男就發生心因性休克,是在喪失行為能力後造成的損害,依法亦無需負擔賠償責任。若不是因為有律師協助,恐怕家屬仍在一片忙亂中,可能不知道過勞死官司該準備哪些資料、不知該申請低收入戶、面對高達320萬的求償更是不知所措。常有人說「法律無法保障弱勢」,但法律往往也是弱者最後的武器,問題只出在如何使用、會不會使用。貧困逼死了陳俊男,法律扶助卻讓陳俊男的家屬得以在人生溺水時抓到浮木。當人碰上困境時,該如何讓他們開口求助、連結到社會資源?陳俊男之死並不只是一則看一眼就忘掉的新聞,而是我們生而為人就無從逃避的問題。=============================1.台灣真的有些問題幾年內很難解決2.有時候很難要求遊覽車司機守法(不超速跟亂停車),因為窮,只好接受公司給的壓力3.賓士車車主求償是應該的,感覺文章把他寫成壞人了,畢竟不該要求被撞壞的房子車子自認倒楣,但是該是遊覽車公司或是雇用他的人負責4.怪遊客減少是不合理的,是因為當初好賺,一窩蜂投入,沒有考慮退場跟風險管理,早些年沒有遊客也是有頭路,在決定走一行,就該考慮規劃。5.台灣男生壓力比女生大,往往男生要負責太多經濟壓力,但是早期社會教育卻要求男生要有苦痛不能說出口,其實也該給男人正常宣洩管道,一樣可以哭跟有情緒。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磷蝦油|膠骨力|芙婷寶|蜂王漿|力雪達|南極寶|膠股力|PPLS|地龍粉|蚯蚓粉|健康食品|地龍酵素|青春元素|蝦紅素|蝦青素|智勝王|血栓溶解酵素|蜂王乳|保健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