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開放黨政軍投資媒體─賀陳旦說的是哪個黨?

http://tw.news.yahoo.com/風評-開放黨政軍投資媒體-賀陳旦說的是哪個黨-003120217.html交通部長賀陳旦日昨參加一項「數位匯流創新局」的論壇,致詞時出人意表的主張,「政府應該放寬黨政軍投資媒體的限制」,根據新聞極簡略的報導,賀陳旦認為,「不應該為了過去的一個黨」,因為好的政府基金買了績優廠商,就不讓大家去做(投資媒體),「政府幫助新資金進入媒體,不是帶來敵人。」賀陳旦的說法,不能說沒有道理,特別是他立論的基礎是為了推動數位經濟,網路時代畢竟與威權時代大不同,自一九九五年有「黨政軍退出三台運動聯盟」(三退聯盟),迄今二十二年,當年分別由黨政軍控制的「老三台」,早已「面目全非」,或轉民營或搖身成為「公廣集團」,「退出三台」也擴大到「退出媒體」,媒體生態迥異於二十多年前,遺憾的是,媒體從政治開放之初的「盛極」到如今「而衰」,「此起」的媒體多不勝數,「彼落」的媒體更是一言難盡,「黨政軍條款」在晚近被視為卡死資金活水的原因之一。馬政府時代,即有意鬆綁黨政軍條款,讓黨政軍可以持有媒體一定比例的股份,這個比例從百分之三、五、十都曾經討論,但從來未經立法院通過,當時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批評,台灣唯一有能力控制媒體的政黨只有國民黨,這是為國民黨量身訂做的政策;民進黨團書記長潘孟安則痛批,這是開民主倒車,民進黨團會強烈杯葛。沒想到,政黨三輪替,民進黨全面執政,開放黨政軍投資媒體捲土重來,提議的竟是蔡政府!莫怪網友譏評,「換了位子不換腦袋,浪費了權力!」當年支持鬆綁的藍委周守訓認為,「台灣要面對世界數位匯流的競爭,政府轉投資的事業,絕對不能缺席。」這個概念大概和賀陳旦不謀而合,問題來了,如果民間資金活絡,媒體是否一定要黨政軍資金進入投資?沒有了黨政軍,媒體是否就找不到資金了?民間缺乏投入媒體的資金,這是正常的嗎?而黨政軍的投資是否有助於媒體之健全?今年三月,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公告「公設電視事業設立許可辦法」草案,傳播學者陳炳宏即多次為文提醒政府的手介入媒體之不宜,特別是政府收回中廣兩個頻道,竟要交給客委會開辦「講客電台」,完全違背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精神。然而,黨政軍從頭尾都沒有真正退出媒體,因為從廣電法修訂以來,政府得「為特定目的」成立公營廣播、電視事業的第五條始終存在,而政府所:擁有的教育電台(教育部)、警察廣播電台(內政部)、漢聲電台與復興電台(國防部),中央廣播電台(文化部),以及漁業電台(農委會),依然存在,而且,不論哪一黨的政府執政,依舊主控這些電台,除了國民黨退出媒體之外,能謂黨政軍真退出媒體了嗎?更進一步看,被視為「公廣集團」的「媒體」,真的達到原初「公共化」、「公益性」的設想嗎?哪一個不是政黨輪替就成為人事爭奪的標的?更諷刺的是,政府不斷擴大媒體版圖,隨時網路時代媒體形態的多樣,經濟部有經新聞,農委會有農傳媒,警政署從中央到地方分駐所無不要求警察機關成立臉書粉絲頁…,已經算得上是「網路時代之官方自媒體」,政府不論是政令宣傳或宣傳工具,已經無遠弗屆,政府還需要多少媒體喉舌?更諷刺的是,政府不斷伸手掌握媒體話語權,企業集團只要是政府基金持有股份者(一般而言即屬於賀陳旦口中的績優廠商),欲投資廣電媒體,無不鎩羽,簡直成了媒體發展的緊箍咒,賀陳旦意欲為媒體尋求資金解套,也算用心,不過,卻踩了「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地雷,不要忘了,黨產會還在追究「三中案」,地檢署甚至押了入中影案的前立委蔡正元,一旦鬆綁,是讓民進黨可以投資媒體?還是國民黨可以投資媒體?這不是開黨產會的玩笑嗎?至於政府基金投資而有意插足媒體者,從富邦、遠東到鴻海,更別提中華電信MOD案鬧得不可開交的「綠營金脈」,政府要用什麼標準衡酌准與不准?給誰不給誰?民進黨重返執政以來,媒體圈裡的練董、海董、廖董不夠,賀陳旦還要找多少個「董」給民進黨、蔡政府添亂?黨政軍條款要不要鬆綁?如何鬆綁?即使鬆政也不能鬆黨,至於如何做到公平公正而能得到民眾信賴?大概也不是一個條文泛泛調高黨政軍持股比例可以達到,內閣才改組,留任首長還是得謀定而後動吧。————其實,政治人物都差不多,去了個爛的,來了也是爛的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力雪達|蜂王漿|保健食品|PPLS|南極寶|智勝王|蜂王乳|磷蝦油|蝦紅素|芙婷寶|地龍粉|健康食品|蚯蚓粉|膠骨力|地龍酵素|青春元素|膠股力|血栓溶解酵素|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