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牛棚操斃、先發救援」─這就是民進黨的發電神邏輯嗎?

風評:「牛棚操斃、先發救援」─這就是民進黨的發電神邏輯嗎?行政院長林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如果真的發生可預期的電力缺口,屆時我就會報告立法院,將它(指核二廠2號機)當作電力供給的最後手段了。」值得肯定的是蔡政府終於正視缺電問題,不會再放著可用的核電機組不用,寧可要全民一起承受限電、跳電風險。可悲的是這麼一個把核電當「最後手段」的備援機組,顯然是錯得離譜。每個電網在不同季節、不同時日、甚至在同一天的不同時段中,電力需求都會不同;提供電力的單位,為了因應不同的需求與負載,都會把供電方式分為基載、中載與尖載的機組;核電與燃煤是主要的基載,天然氣發電機是主要的中載,水力等綠電則作為尖載。考量因素除了成本外,也考量到發電機組的特性─例如從啟動到滿載需要的時間。核電從啟動到滿載需要2-4天,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把核電當備援救急用,林全說把啟動核二廠2號機當「最後手段」,意思就是當備援機組,離譜了。以台灣人最熟悉的棒球作比喻,就可看出其錯誤。核電是基載,是長局數投手,是先發投手;風力、太陽是看天吃飯,不能持久。執政者說核電廠是最後的備用,怎麼看都像是「先發投手當救援使用」的定位。把一個適合長局數投球的投手當成救援,是愚蠢又危險。核電機組啟動要試俥,就像投手上場要熱身一樣。若是走到這個迫切狀況,表示戰局吃緊,投手熱身時間急迫,否則會受傷。核電廠可以「受傷」嗎?台灣再生能源的準備還不夠,現在卻要所有的各種電廠拼命吃局數。結果就是:累死了中繼後援,放著松板大甫(號稱「平成怪物」的著名職棒先發投手)不用,把中繼全推上場,再寄希望於尚不存在的後援綠能,這個能源政策,能安穩供電嗎?能不跳電嗎?綠營離譜的不僅是這個「牛棚操斃、先發救援」的發電神邏輯,限電、停電發生後,綠營從總統到院長再到部長,還有外圍搖旗吶喊者,再三指責電網、電力系統脆弱,結果綠營的能源政策卻是要置台灣於更脆弱、更危險的境地。台灣電力系統一個脆弱特性是南北供需不平衡,北部用電需求高於供給,因此要靠「南電北送」;綠營的全面廢核,代表的是核一、核二除役,核四當然也廢除,這3個核電廠的裝置量是5.7GW,比北部最大的天然氣發電廠大潭的4.2GW高出1.5GW。未來縱然把大潭的機組從6個增加到10個,卻也不可能取代少掉的核電,南電北送可能更嚴重。而能源安全的基本原則之一是各種發電方式保持平衡,蔡政府全面廢核,再把天然氣發電比例增加到50%,已失去平衡,這個比例之高,大概只有產油、產天然氣的國家才會、也才敢搞到如此高,更值得注意的是連中東產油國都基於各種考量開始蓋核電廠。而天然氣全部靠進口、安全存量天數少,不論就國家安全、能源安全、供電穩定的觀點看,都是不妥而危險。至於為彌平供電缺口而大幅增加火力發電,所帶來的排放與污染增加,就更不在話下了。林全在接受媒體訪問中,已經承認要達成2025年非核家園的目標,讓天然氣提高到50%、再生能源提高到20%,「都是高難度挑戰,但是也絕非無法企及」。雖然說「絕非無法企及」,但至少承認「是高難度挑戰」。坦白說,以目前推動情況與過去大型建設推動的經驗看,時程延誤已屬必然。行政院推動政策有理想是好事,但靠不切實際的幻想擬定政策進度,則屬荒謬、必釀災難。請蔡政府拿掉自己獨創的發電神邏輯,專業、務實的檢視台灣有的資源、需要的未來,好好把能源政策翻修一次吧!北部還有協和電廠兩部機組,裝置容量1GW將於明年除役,基隆市長保證說不延役雖說協和電廠是燒重油的發電成本較高,設定上是當尖載機組供應尖峰用電,沒有24小時滿載運轉但在電力調度上等於尖峰時間又有1GW的電力需要南電北送民進黨政府要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北部日照低、人口壅擠,在北部推行風、光是事倍功半要發展再生能源,北部只能寄望深層地熱可以成功商轉離岸風力、太陽能設置大型開發都在中南部並無法解決北部已經缺電,需要南電北送的問題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蜂王乳|地龍粉|健康食品|芙婷寶|膠骨力|蚯蚓粉|血栓溶解酵素|南極寶|保健食品|地龍酵素|磷蝦油|蜂王漿|青春元素|力雪達|蝦紅素|智勝王|PPLS|膠股力|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