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冠群:有駕照就須保強制險 宜三思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 … C%E4%B8%89%E6%80%9D張冠群/政治大學法學院暨風險管理系教授日前,交通部研議將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下稱:強制車險)的投保的單位由「車」改為「人」,亦即將強制車險的投保義務人由「車主」改為「所有可能使用汽車的人」,未來只要有駕照或有駕車者,都須投保強制車險,並且將重大違規事項納入投保人個人的加費要項。此一提議,乃出於避免肇事者以其他家屬為車主投保而規避高保費的弊端,並達嚇阻違規的效果,貫徹《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中「維護道路交通安全」的立法目的,固然立意良善,但,不免有牴觸保險基本原理及可否達成設定目的的雙重疑慮。強制車險,雖屬政策保險,但運作上,仍依循保險基本原理,而保險最基本原理之一乃「對價平衡」,亦即保險費必需與保險人承擔的風險相當,換言之,無風險,即無保費。本來,使肇事者承擔責任,並受保費增加的不利益,無可厚非,也符合保險原理與強制車險的精神,但,強制每位持有駕照者均投保強制車險,即有違此一原則。依交通部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持有自用小客者駕照者超過1244萬人,但自用小客車登記數量為649萬輛。主張這兩個數字將近600萬的落差中,有「非車主的肇事者」存在,因此有改為從人強制投保的必要,非全無根據。但,這類駕駛人佔600萬人中的多少比例恐需更精確的數字才足以判定改革的正當性。因無可否認的,這 600萬人中,有駕照卻未擁有汽車亦從未駕車者大有人在。這些駕照持有人,既未駕車,根本不可能發生汽車交通事故的風險,卻被強制投保,無異牴觸了「無風險、無保費」的基本原則。再者,保險乃匯聚多數承擔「相同」風險的被保險人組成的共同團體,強制沒有駕車的駕照持有人投保與有駕車的駕照持有人同在一個共同團體中,無異使不駕車不承擔事故風險的被保險人「補貼」有駕車而承擔風險的被保險人,雖因強制險屬於強制投保而不致發生逆選擇,然此種補貼效應,已違反共同團體中風險同一性的原則,造成不公平,若有其他較符合比例原則的方法亦可達成維護道路交通安全的政策目的,此種有駕照一律投保強制險的手段,甚至可能引發合憲性的爭議。那麼,強制駕照持有人投保是否能達成前述的政策目的?有無違反比例原則?實證研究顯示,責任保險使被保險人能移轉賠款風險,反而會讓被保險人因此駕車注意程度降低,產生所謂的「心理危險」,對民事侵權行為責任原有的抑制不法行為的機能恐有減損,除非真正藉由差別費率反映被保險人個人的風險等級。以實際使用汽車的人為被保險人,依其肇事及酒駕紀錄予以加費,固然有緩和責任保險對侵權行為抑制機能減損的作用,但加入眾多有駕照、非車主又未經常駕駛的被保險人,反而增加了這類被保險人心理危險,是否可能創造新的肇事風險?這一來一往的得失之間,實須更審慎評估。另外,在強制車險採無營無虧經營原則下,讓無風險的被保險人補貼有風險的被保險人,等於讓不會構成侵權行為的駕照持有人,補貼潛在侵權行為人的風險移轉對價,反而無法真正落實保費差異化,是否又助長了前述責任保險對侵權行為抑制機能的破壞?故使有駕照者一律投保強制車險,非僅造成不公平,也未必真正能達成促進道路交通安全的目的,則其手段上有違反比例原則的疑慮,自不言可喻。其實,綜觀世界各國強制車險制度,多數仍以車主為投保義務人,歐盟、英國、日本及美國多數州皆然,顯見各國強制車險制度仍以保護受害第三人為政策重點,鮮少強調促進道路交通安全的功能。若說我國國情特殊,其他法律上的工具如《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規定的險保險人對特定肇事者的代位求償權或道路交管理法規的處罰規定仍不足以抑止違規行為,非採從人因素無法貫徹政策目的,則仍應考量公平性與比例原則。現行強制車險制度其實已有投保年齡、肇事紀錄及酒駕加費等從人因素,在車主與主要駕駛人為同一人的情況已足實踐差別費率。唯一待解決的問題是:被保險汽車主要使用人非車主導致費率無法真實反映主要使用人的風險因子。對此,我認為:由於汽車的主要使用人仍多為車主的家屬或受僱人,因此可採強制列名被保險人制度,強制車主於投保時列舉汽車的主要與可能的使用人為列名被保險人,並將該些列名被保險人的肇事紀錄,列入加、減費因子,並將列名被保險人揭露不實亦列入加費因素,以促使車主對列名被保險人進行監督。如此,既可兼顧從人因素,又不致牴觸保險基本原則,實為可考慮的改革方向。—-這是要幫保險公司找財源嗎?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保健食品|蝦青素|芙婷寶|血栓溶解酵素|膠股力|膠骨力|蚯蚓粉|磷蝦油|健康食品|力雪達|PPLS|智勝王|南極寶|青春元素|地龍粉|地龍酵素|蜂王乳|蜂王漿|蝦紅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