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在開天窗前才接手…導正學保機制 政府應痛定思痛

106學年度學保在歷經6度流標後,終於標出,政府若要避免每年學保招標,都要標個6、7次,總是要拖到在快開天窗之際,才能找到壽險公司願意承接,得痛定思痛好好來整頓學保機制。首先,學保因為承保門檻低「只要註冊入學」成為學生,不分老少、都有保障,長年被特定人士當成「社會保險」運用,許多都是「帶病投保」;就有1家公司曾經承保2名日本籍的90多歲重病老人,先加入「補校」取得學生身分後沒多久就過世,家屬共獲得200萬元理賠,但學保資源卻遭濫用。壽險業者建議,學保應排除有「拒往症者」帶病投保,才符合保險法精神,此外,學保承保年齡也應加設「上限」,高齡重病者這樣「利用」學保資源,等於把學保「當社會救助」在使用,已非學生保險保障原意。另外,每次只要發生學保理賠爭議,不管誰對誰錯,總有部分特定團體「民粹式」一面倒只批判壽險公司,長此以往,不但影響承保公司公司商譽,也讓整體壽險業對承保學保「聞之色變」。但這種團體除了藉批學保提高本身曝光機率,對社會又有何幫助?根據壽險公會統計,歷年承保學保壽險公司,當年度及遞延理賠「幾乎百分之百」,承保廠商幾無利潤甚至有發生虧損情事。且學保保障高達300多萬名學子,若總為了少數「高道德風險案」,拉高全體投保學生的保費,其實是以小失大,無端浪費整體社會資源。總在開天窗前才接手…導正學保機制 政府應痛定思痛學保變社保 李瑞倉轟教部2017年度學生保險昨(26)日終於敲定由國泰人壽承接,320萬名學生保障免於開天窗,金管會主委李瑞倉重砲轟擊教育部,這十年來沒有重視這件事情,不應該把不適合的保險案例納入,並且勉強保險公司做不願意做的事。2017年度的學生保險經歷七次公開招標後,在2016年度學生保險到期剩不到一星期,終於確定由國泰人壽以每人保費567元得標,從8月開始轉由國壽承保,讓學生的平安保險免於開天窗。教育部這次釋出善意,規定500元以下的小額理賠,學保不予理賠;以及幼兒園以前有既往症(先天疾病)、也就是所謂的「帶病投保」,亦不在承保範圍內。小額理賠不保,是考量家長還得支付至少200-300元的診斷證明書、掛號費及申請理賠的郵寄費用,為免行政徒勞而理賠金額有限,新學年增訂超出500元才理賠的門檻。這次學生保險招標過程,是經由金管會出面協調,才在最後一刻塵埃落定。李瑞倉昨日受訪時表示,他對此事的感想是「感謝、鼓勵和建議」。國壽願意犧牲賺錢的機會承保學生保險,也願意面對外界不公平的批評;金管會保險局和教育部國教署排除萬難,完成學生保險招標,這是非常值得鼓勵的事。李瑞倉指出,勇於任事的公務人員很多,不要以為只有包庇、喝茶、看報紙,還是有認真、負責的公務人員。批評的人應該先弄清楚事情再批評,畢竟學生保險開天窗「是多麼嚴重的事」。李瑞倉話鋒一轉,重砲抨擊教育部,他「建議」教育部應該要重視這件事情,這次學保能在最後關頭順利標出,是托天之福,十年來教育部都沒有重視這件事情,不應該把不能保的案例混雜在一起。他強調,學生保險是一個商業保險,但執行結果卻是保社會保險的概念,勉強別人做不願意做的事情根據壽險公會所提供學保理賠數據顯示,2006-2015學年度承保公司總理賠率為101.88%,顯示學生保顯示虧錢的。金管會官員表示,業者有許多建議案,金管會都有轉知教育部。壽險業者建議,未來希望教育部朝兩大方向修正,包括65歲以上的學生不能夠納保,以及改採公辦民營的方式,即由保險公司承保,但行政作業改由教育部來辦理。「國泰人壽曾承保95到100學年度學保,101到105學年度則由三商美邦人壽承保。學保內容主要包含一般及意外身故保障100萬元、殘廢給付、住院限額給付、傷害門診限額給付、專案補助重大手術保險金(限免繳保費學生)、燒燙傷及需重建手術保險金、集體中毒慰問金及殘廢生活補助金等。學保變社保 李瑞倉轟教部==============學保年齡上限65歲偶覺得還是太高,可訂在35歲,基本上過了這年齡回來讀書的應該就是社會保險,至於惡意投保也要訂罰則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膠骨力|磷蝦油|地龍粉||力雪達|PPLS|蚯蚓粉|蝦青素|膠股力|蝦紅素|南極寶|地龍酵素|芙婷寶|蜂王乳||血栓溶解酵素|蜂王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