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深對非洲的政治介入

自習近平上臺以來,中國正在逐步放棄堅持了50多年的不干涉政策,也不再堅持不與除中央政府之外的其他行為體打交道。更新於2017年7月13日 14:17 英國《金融時報》 大衛•皮林 倫敦 , 查理斯•克洛弗 北京報導 去年在南蘇丹犧牲的兩名中國維和人員,一名來自四川,曾從事黃瓜種植;另一名來自山東,是一位丈夫,也是一個父親。當時他們正在世界最年輕國家南蘇丹首都朱巴一處難民營附近巡邏,噩耗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了一場小小的騷動。一些評論者流露出對本國日益介入遙遠國度的不滿。“打那些傷害我們的人,不要光表示譴責,”一位評論者寫道。中國在南蘇丹派駐有750名維和人員,在整個非洲(包括剛果民主共和國和賴比瑞亞)的維和人員超過2000人,是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中派遣維和人員最多的國家。北京方面甘願把士兵派至離家如此遙遠的危險之地,這一事實顯示出其經濟野心已經演化為政治干預,在外交事務中堅持了幾十年的不干涉原則正承受巨大壓力。朱巴一家獨立智庫的創始人彼得•比亞爾•阿賈克(Peter Biar Ajak)表示:“不干涉政策正在經受嚴峻考驗,尤其是涉及自然資源的時候。”迄今為止,他說,中國在南蘇丹的政策一直“主要關注於保證石油供應”。在南蘇丹2011年獲得獨立之前,北京方面只與喀土穆的蘇丹政府打交道。“當我們還是一個國家的時候,我們沒有看到中國發揮建設性的作用,它支援喀土穆政府,使得和平協議難以實施,而且讓我們難以就獨立進行全民公投,”阿賈克說。但當南蘇丹實現獨立後,北京方面改變了策略,因為蘇丹大部分石油都蘊藏在南部。自那時起,他說,中國在穿梭外交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先是為石油通過蘇丹協商新的管道費,後來又介入了妨礙石油運輸、並迫使數百萬民眾流離失所的南蘇丹內戰。“(中國)介入南蘇丹的程度甚至在幾年前都是難以想像的,”謝豔梅與凱茜•科普蘭(Casie Copeland)在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發佈的一份研究中稱,“北京探索了一條中間道路,一邊維護整體的不干涉原則,一邊擴展其解釋,並嘗試應用這一原則的新方式。”自習近平2012年上臺以來,中國正在逐步放棄此前官方堅持了50多年的不干涉政策。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北京在位於“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的吉布地建立了海軍基地,並強化了在東海和南中國海的影響力。在境外不斷加大的政治干預伴隨的是中國對外投資的激增——從2002年的27億美元到去年的1700億美元,而且許多都投在高風險國家。北京還改變了行事方式,不再堅持不願與除中央政府之外的其他行為體打交道的傳統。諮詢公司化險諮詢(Control Risks)駐北京代表邁克爾•韓弗理斯(Michael Humphreys)指出,多數大型中國投資都是通過政府間協定達成。“中國人認為,海外的一切都像在中國一樣——中央政府可以為你包攬一切,”他說,“問題在於,讓項目完成的多數操作性權力並不在中央政府層面,而在省級、地方甚至部落層面。中央政府之下的層面正是他們陷入麻煩的地方。”國際危機組織的上述研究顯示,判斷錯誤的代價是巨大的,由於暴亂和戰爭,中國在2006年至2011年間從10個國家多次大規模撤僑。例如,在2011年利比亞內戰期間,即便在其他國家大多判斷穆阿邁爾•卡紮菲(Muammer Gaddafi)的地位已經不保之際,中國仍與其保持密切關係。北京方面未能足夠快地與反對派建立紐帶。中國企業價值18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項目在戰亂中被毀,且無緣後卡紮菲時代的商業交易。中國從利比亞的石油進口急劇下滑。“利比亞引起了中國外交政策決策者和思考者的關注,使中國國內關於不干涉原則的爭論愈發激烈,”如今在北京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擔任分析師的謝豔梅說。蘇丹內戰和南蘇丹2011年的獨立,證明了只專注與中央政府打交道的危險。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Danish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級研究員盧克•佩蒂(Luke Patey)認為,北京只與喀土穆方面打交道的政策產生了反作用。“蘇丹的石油收入加劇了長期存在的經濟管理不善、恩庇政治、軍事化以及喀土穆蘇丹精英的腐敗,石油公司成了被剝奪權利群體的目標,”他在一篇即將發表的文章中稱。上述研究援引一位學者的話說,中國政府可以承受在對非洲的干預中“試錯”,因為——拋開社交媒體上圍繞維和人員犧牲的抱怨不談——相比包括緬甸、南中國海在內的距離中國本土更近的地方,在非洲大陸的行動更不易受中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的影響。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崛起力量及全球發展中心(Centre for Rising Powers and Global Development)主任Jing Gu認為,非洲為中國提供了一個進行軍事干預和外交斡旋的試驗場。“在參與國際維和任務方面,非洲是一塊對中國非常重要的大陸,”她說,正是在非洲,中國開始“展現自己負責任大國的形象”。譯者/申凱=================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以世界工廠之姿累積起的雄厚資本,成為中國在非洲發展經貿關係的關鍵後盾;然而,自2000年第一屆中非合作論壇開始,中國已經成為非洲最大貿易夥伴,這項身份意味著19世紀以來歐美等「殖民母國」影響力的衰退。儘管中國強調「只做經貿、不碰政治」、「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這類夥伴關係,但依舊引起「新殖民主義」的疑慮。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地龍粉|蚯蚓粉|膠骨力|蜂王漿|磷蝦油|PPLS|青春元素|蝦紅素|芙婷寶|力雪達|血栓溶解酵素|膠股力|智勝王|蜂王乳|地龍酵素|南極寶|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