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經國廳」應改為「強國廳」

總統府「經國廳」應改為「強國廳」(轉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勁報 2017/07/07 16:52(轉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2016年3月29日萬事無能到無事可做的馬英九在總統府最末兩個月不到的任期突然心血來潮將總統府三樓會議室取名為「經國廳」,讓他在八年總統任內乏善可陳的政績中多加一筆,可惜這筆政績亦是乏善可陳,而且是非常丟臉的醜事,因為當前市面流傳蔣經國一生功業史蹟實在是國民黨文工人員(就是文化侍從士官長)過度的美化宣染,許多是掠人之美甚至竄改歷史而來,所以馬英九沒事幹又在台灣最高統治機關建築內搞這種蔣經國的神話運動、實在是無知又無恥、非常無聊至極。蔣經國真正在台灣留下不朽的豐功偉業就是他在行政院長任內搞的十大建設,但是國民黨非常重量級的財經重臣李國鼎卻說「十大建設是蔣經國好大喜功、其成功是歪打正著的」;後來筆者有幸出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更有幸參與「六年國建」很多重大工程之研討、規劃、審查並到日韓香港考察他們的法規制度、重大工程之營建管理和施工規範,方知台灣推動十大建設時之財務規劃、法規制度與營建管理規範都非常不健全,所以李國鼎對十大建設之評議實在所言不虛。國民黨文工人員為蔣經國政績竄改史實的地方很多,在此舉一大家非常歌頌的「假歷史」-國民黨的宣傳資料甚至教科書都寫蔣經國在行政院退輔會主任委員任內率領退除役官兵「開闢」橫貫公路,其實橫貫公路早在1938年就由日本政府開闢出來,那時叫做「橫斷公路」,蔣經國只是帶退除役官兵去「拓寬」而已,所以蔣經國不是從無到有,而是從小變大,國民黨文化侍從士官長的寫法好像蔣經國是在中央山脈中開出一條新的公路,其實蔣經國沒那麼偉大,國民黨文工人員誇大其實了,中橫、新中橫、北橫都是一樣,這也是筆者贊成修改課綱的原因之一,因國民黨政府亂編教科書教材的地方很多。蔣經國後來將這些退除役官兵組成了「工程隊」,後又改組成立「榮民工程處」(簡稱榮工處),繼之他又搞了一部「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簡稱輔導條例),依照輔導條例第八條規定榮民事業單位有優先議價承攬公共工程之權利;後來經濟部所屬的中華工程公司有樣學樣也優先議價承攬經濟部所屬之公共工程;省政府所屬的唐榮公司營建部亦搞出優先議價承攬省政府所屬公共工程;結果民營營造業之承攬發展機會全部被扼殺殆盡,蓋所有政府公共工程全被三間公營營造業壟斷,三家公營營造業拿到工程再轉包給民營營造業(這在當時是違法的),結果不但扼殺民營業者之生機,也造成很不良政治風氣(要拿三家公營營造業之轉包工程是要送紅包的),同時也擾亂工程市場交易秩序,所以我時常說這是蔣經國最大之惡政,不顧台灣中小營造業死活之惡政,這個惡政行之約三十年以上,與台灣戒嚴令差不多。民國58年3月蔣經國為了鬥爭他繼母宋美齡之政治勢力,搞了一場「蕉蟲案」、「剝蕉案」,連帶讓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鬥倒關進監牢,吳振瑞是被高屏地區蕉農尊稱為「蕉神」的合作企業家,他在位時香蕉收購價格都在30元以上(以現在物價換算約在300元左右),且台蕉佔日本市場九成,吳振瑞倒台之後香蕉收購價格剩下7元左右、且台蕉佔日本市場剩下一成;後來吳振瑞坐牢出來證明這是一樁冤案,政府還賠錢給吳振瑞,但台蕉的日本市場已無可挽回,蕉農的經濟利益也無法挽救,蔣經國為自己的政治利益以蕉農的經濟利益和生存機會做陪祭,從此國民黨在高屏地區票源逐漸流失,不但縣市長選不上,立法委員一個都沒有,這就是蔣經國為國民黨營造的一條死路、一塊葬身之地。蔣經國的惡政暴政還很多,他自蘇聯回國後就一直幫他父親做壞事整肅異己、肅剿「共匪」;所以他在他父親身邊幹了很多很關鍵的事,包括替他父親監督戴笠的「軍統」和陳立夫的「中統」,就連讓外蒙古獨立之最關鍵人物都是蔣經國;當時因蔣介石的軍隊抗日不力,幾乎一路被日軍追著打,所以羅斯福總統就要求史達林在歐戰結束後加入對日作戰行列,要史達林出兵幫中國打日本,史達林當然就要求一些走路工或工本費,史達林向蔣介石開的條件就是讓外蒙古獨立,這事蔣介石就交由外交部長王世杰去處理,這種出賣國土的歷史大事王世杰亦不敢獨力承擔就要求留俄會講俄語又甚了解蘇俄國情的蔣經國一同前往,一到莫斯科史達林當然都以蔣經國太子為談判對象、甚至與蔣經國做會外洽談,最後在要求俄國保證東三省領土主權之完整、不支持中共之叛亂、不鼓勵新疆之獨立之條件下簽署「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這個條約之簽署蔣介石本要求行政院長兼外交部長宋子文去簽的,但宋子文不願簽這個賣國條約而留下歷史罵名故而辭掉外交部長,王世杰就頂著外交部長頭銜簽下這個賣國契約,其實這個契約之關鍵人物還是蔣經國;王世杰簽署這個條約後到台灣被蔣介石提升為總統府秘書長、中央研究院院長。到台灣後蔣介石也給他寶貝兒子很大的豐賞,除了賞給他一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大位外(當時蔣經國才四十歲)首先讓他接收戴笠的「軍統」(因此位讓蔣經國突然變成中將)再放逐「中統」的陳立夫到美國養雞賣雞蛋,把中統和軍統整合起來變成獨大特務機構交給蔣經國去掌管,又賞給蔣經國一個「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簡稱救國團),把學校的訓育訓導教官系統全部納入救國團之內專司抓校園的匪諜或異議份子(這變相又成一情治系統),所以全台灣(包括海外留學生)之情治系統就全部掌控在蔣經國手中,蔣經國至死前都是台灣各路情治系統之總霸子,在台灣與海外幹了很多傷天害理、天地不容的事,尤其是學校教官竟把師生當成匪諜在抓、大興文字獄,讓很多母親(本省及外省籍都有)暗夜為他們在監獄的孩子哭泣;台灣人民大多相信像林義雄家的滅門慘案、陳文成命案都是蔣經國手下的特務所為,其實在蔣經國眼中這亦沒啥了不起大事,他自己親密愛人章亞若女士為他生了一對聰明可愛的雙胞胎娃娃,竟然也難逃蔣經國手下特務毒手;1949年蔣介石總統為三大戰役大敗下台,竟然還大權不放以國民黨總裁身份調動軍隊搬運國庫黃金,代總統李宗仁毫無軍政大權可使,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後李宗仁無計可施不願隨孫科的行政院搬到廣州,甚至要將代總統職務辭掉,依照憲法規定李宗仁一辭掉代總統就由行政院長孫科代行總統職務並在三個月內改選總統副總統,以當時局勢這根本是無法達成之任務、若如此則無異是中華民國提早滅亡,孫科院長遂要求李宗仁代總統勿出此下策,他竟然如此告訴李宗仁代總統「注意蔣先生手下很多特務(聽說超過百萬人)會暗殺您,或把您辦成另一個張學良」;李宗仁遂離開南京、不過他也沒跟孫科的行政院「遷都」廣州,他逕飛到老巢廣西南寧再轉飛香港,他也沒答應毛澤東飛到北京共商「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就飛到美國治病,美國歷屆總統都以國賓之禮款待他,他非常清楚以當時局勢只有待在美國才能倖免蔣介石蔣經國手下特務殘暴之傷害。不過1984年蔣經國手下的特務頭子還是派台灣的黑道頭子到美國舊金山暗殺了美裔華人劉宜良(筆名江南),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手下的情治機關頭子竟然派人到美國暗殺美國人,這事驚動到美國雷根總統與國會兩院、一致要給台灣最嚴厲之懲罰,這事也讓台美關係降到冰點,最後台灣政府賠給劉宜良家屬與美國政府巨額賠款,並將特務頭子和殺人的黑道頭子全送進監牢「渡假」Long-Stay(軍情局局長汪希苓的牢房宛如別墅);蔣經國也公開對外宣示「蔣家的人不會再擔任總統」;蔣經國一輩子驅使特務對台灣實施白色恐怖的特務治國政策,殺害傷害很多台灣人民,也引起很多台灣人民之反感厭惡,他在死前都還搞不懂台灣人民為何這麼討厭他,他還傻傻地問周邊人說「我為台灣做那麼多事為何他們還這麼對我?」(台灣人都罵他是豬),他不知他所豢養的數十萬特務和特務勾結的黑道幫他做了多少失德殘暴之事,台灣海內外特務都只聽蔣經國一人的,這筆帳當然只能記在蔣經國身上,這是別人不能造次不能僭越的。所以蔣經國特務治國、成也特務敗也特務,這個躲在特務後面殘暴不仁的偽君子還有何值得紀念的;所以總統府三樓的「經國廳」應該改掉,就改為「強國廳」吧!讓歷任總統、副總統時刻敦勉自己要把台灣建設成一個富而強大的國家,像荷蘭、新加坡國土雖小但經濟實力強大,國家富強康樂,這是總統副總統不可逃避的天職,故建議總統府三樓大禮堂改名為「強國廳」,尚祈蔡英文總統俯察笑納。(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http://times.hinet.net/news/20284291哦~這麼快改,應該改習近平廳比較好,不是「強國廳」本主題由 驛動的心 於 3天前 分類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芙婷寶|智勝王|地龍酵素|青春元素|蜂王漿|南極寶|蝦紅素|地龍粉|蚯蚓粉|力雪達|血栓溶解酵素|膠股力|PPLS|膠骨力|蝦青素|磷蝦油|蜂王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