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趙藤雄案看國民黨的政風

從趙藤雄案看國民黨的政風(轉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勁報 2017/07/06 15:27(轉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台灣大商人(非大企業家也)也是前副總統吳敦義年輕時的生意重要夥伴趙藤雄又再度鋃鐺入獄,由於他目前還在緩刑中(俗稱寄罪),而且還有很多案未審終結,這對於高齡73歲的趙藤雄真是雪上加霜、屋漏偏逢連夜雨又刮颱風做大水災又遭土石流,真是噩運連連;這次若判刑定讞再加上前面的緩刑寄罪,那趙藤雄沒活過百歲就很難走出牢獄之災了;賺錢賺到如此不顧生命安危真是嗜錢如命了。趙藤雄所犯各案大多與行賄有關,就是送錢收買相關公務人員以取得公共工程承攬機會或取得公有土地之承租、購買或變更地目,從當前所犯各案來看趙藤雄的營建工程業務大多與行賄取得有關,而且行賄對象都是國民黨籍官員,可見貪污舞弊讓國民黨失掉中國大陸民心而失掉中國大陸江山並未讓國民黨得到教訓,敗逃台灣亡命孤島後還是惡性不改,甚至變本加厲-前營建署長葉世文在答覆「為何要收賄?」時的回答竟然是「上面要用錢」;台灣營建署長上面還有幾位官長是五隻手指頭算得完的,最可憐的是「上面要用錢」竟然叫營建署長向大建商收賄,而這個大建商又和國民黨重要政壇人物吳敦義關係密切久年,從吳敦義出社會扛起國民黨的十字架開始趙藤雄也開始協助扛起這個十字架近半個世紀,從此趙藤雄就透過吳敦義的關係在國民黨內舖織綿密的人際關係,隨著吳敦義25歲幹台北市議員、南投縣長而台北市黨部主任委員、高雄市長、立法委員、國民黨秘書長、行政院長、副總統之步步高升,他的事業夥伴趙藤雄的企業版圖亦日愈擴大、水漲船高;國民黨內包括馬英九在內都變成趙藤雄非常「麻吉」的朋友,所以台北市政府松山菸廠現價值約2000億元之土地給趙藤雄的遠雄集團開發竟然不用給市政府半毛錢的權利金,若說市府任何官員包括馬英九在內沒得到任何好處都讓人難以置信;只有一位營建署長葉世文都海撈好幾千萬;最可怕的是馬英九的愛將江宜樺在幹內政部長時明知手下的營建署署長葉世文操守有問題還不交政風單位查辦而讓他辦退休安全離開再轉台到桃園縣政府當政務副市長繼續收賄賣工程,而向他行賄包工程的竟又是吳敦義的好朋友趙藤雄,整個「馬朝」從台北市政府、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在趙藤雄的掌握之中;聽說趙藤雄很喜歡說句名言「只要能用錢解決的都是小事」,就這樣全台灣的一些大工程都變成趙藤雄的小玩意兒;趙藤雄也因此被台灣的媒體或輿論以「大企業家」論之。但是依照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得的「企業家」定義是要有下列之條件要素的:新商品之創造;新技術之採用;新市場之開拓;新資源之開發;新產業組織之形成等;熊彼得說要有這些能力之資本家才能稱為企業家,不是所有經營企業的生意人都可稱為「企業家」的,所以企業家之精神是經濟學四大生產要素之一,因為「企業家精神」可促進經濟生產之正面價值、為人類的福祉與社會之繁榮提供正面之貢獻,故以台灣現在的生意人來看要像郭台銘、張忠謀、殷琪等人才能符合熊彼得所稱的「企業家」之資格,像趙藤雄的業務大多是不當手段向主辨官員行賄而得到的,不但破壞正常政治風氣也破壞正常的市場交易秩序,嚴格的講是破壞公平交易,堪稱不良廠商之一,將之稱為「大企業家」就太沒有社會公平正義了,所以特別引用約瑟夫.熊彼得的偉大論述來為台灣的正派企業家做一個正確之定義,讓正派企業家得到真正的尊榮,讓不良商人不得僭越、冒充而欺世盜名。從趙藤雄行賄買工程或變更土地竟能壯大其企業集團至如此之大,可見國民黨政風之敗壞,台灣像趙藤雄如此手法經營事業的還很多,足見國民黨執政風氣之敗壞程度;當然回顧歷史就可知國民黨的貪污史史跡斑斑、聞名國際;蔣介石很好彰顯他自己是世界四大領袖之一,其實其他三大羅斯福、史達林和邱吉爾都很瞧不起他,都知道孔宋蔣家族是中國第一大貪污集團;二次大戰時美國援助英國之物質由邱吉爾主持分配,援助蘇聯之物質由史達林主持分配,但援助中國戰區之物質則由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將軍主持分配,因為羅斯福總統不信任蔣介石的操守清廉,雖然美國如此堤防蔣介石的髒手,但二戰結束後蔣介石叫老婆再到美國去爭取美援來打「共匪」,杜魯門總統就開口罵髒話了「他們一家都是賊」所以不再給任何援助,只是以國賓之禮款待宋美齡;據杜魯門政府的報告二戰期間美國共援助中國35億美元(1867年3月美國僅以七百二十萬美元向蘇俄買下了阿拉斯加州,約為援華金額五百分之一)、其中7億5千萬美元被孔宋家族污走了,後來孔宋家族分別成為美國之首富;美國還有一位總統對國民黨的貪污腐化非常反感-就是約翰甘迺迪總統,他曾在白宮面對來訪的中華民國副總統陳誠說「你們中華民國很多文武大官在美國的銀行有巨額存款,所以我要將美國給你們的經軍援助取消掉,不過我們會多鼓勵美國商人到台灣投資設廠」(請參閱陳誠回憶錄),可見國民黨官員的貪污舞弊已驚動好幾位美國總統,這是國民黨官員的偉大紀錄也是很可恥丟臉的紀錄。從北伐、抗戰、「剿匪」打了三十年內戰,包括蔣孔宋家族的國民黨文武官員是越打越有錢、老百姓是越打越窮困,最後打成「無產階級」就跑到共產黨那邊去了;特別是抗戰勝利後的接收小組竟成「劫收小組」,每個「劫收大員」都發了大財變成大富豪,台灣的連震東就是發了橫財的國民黨「接收大員」,短短幾年就富可敵國;結果毛澤東、周恩來、王作榮的大作中都指出戰後的接收大員的胡作非為、私佔日產或民產、搶奪民產民財民女民婦所引起的民怨是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大失敗的十大原因之一;國民黨官員的貪慾橫流、貪豁難填,最後竟然賠上江山;大陸大敗後蔣介石在台灣氣急敗壞的說:國軍軍官「吃空缺」非常嚴重,差不多吃掉一半,就是領一千人補給的部隊其實只有五百人、其餘都吃空缺了,這樣的部隊遇到七百人的敵軍應該是可打勝仗結果都戰敗了,這就是國民黨官員貪污舞弊誤了江山;所以可知國民黨文武官員的政風有多麼的敗壞,七十年來這種政風毫無改進改善,現在在台灣還是惡性不改、照貪如故;福華大飯店的創辦人亦是華南工程公司的董事長廖欽福從日治時代參加各項重大工程之施作,在台日工程界口碑甚佳;二戰結束時他正在營建北一女中校舍工程,蓋到一半國民黨政府接管台灣,市政府工務人員除了收發外(本來就是台灣人)全部換成國民黨人,結果蓋十八個印章要送十九份紅包,華南公司的人問收發員「你原來不是不收紅包的嗎?」想不到收發員竟回答他說「我不收紅包就沒工作了」;從此廖欽福不再承包政府的公共工程也交代子孫不可承包政府公共工程;政府在推六年國建時,我鼓勵一些施工品質較好信譽較佳的營造業如楊金村董事長的東怡營造公司和華南工程公司(那時董事長是廖欽福長子廖修鐘)來參與國家重大建設,俾在這塊土地上留下永恆不朽的作品,從沒做過公共工程的楊金村投下去了也做了一些不朽的作品;但廖董事長就是打死不做公共工程,他說他們只做自己投資的工程;華南工程公司得過幾次優良施工獎,台北市福華大飯店是中國海協會會長唐樹備第一次來台指定住的飯店;這麼好的營造商不參加公共工程承攬就是國家社會重大的損失,這也是國民黨貪汙舞弊不良政風對國家社會之不良影響;行文至此讓我猛然想到其實「台北大巨蛋」也是「六年國建」項目之一,如今趙藤雄身陷囹圄;華南工程公司廖家的堅持是對的,至少不用和國民黨同流合汙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http://times.hinet.net/news/20282287基本上,民進黨是趙藤雄的門神,兩者狼狽為奸,真愛台本主題由 驛動的心 於 3天前 分類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膠骨力|智勝王|血栓溶解酵素|地龍粉|蝦紅素|蚯蚓粉|南極寶|力雪達|青春元素|地龍酵素|芙婷寶|PPLS|膠股力|蜂王乳|蜂王漿|蝦青素|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