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之怒

天子之怒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6/26 15:57草根影響力新視野文:魏孫鴻戰國策中記載著秦始皇嬴政一統天下前,於滅了韓、魏二國後,想以詐術併吞魏國境內僥倖存活的一個小附屬國~安陵,便欲以五百里的地境交換這個國家。安陵君以區區五十里的國土亦為先祖所留為由,拒絕了這項交易,嬴政先生大為不快。安陵君只好派出唐雎出使秦國去交涉此事。在這個故事中,唐雎以智慧與勇氣,使秦王讓步。但兩人談判的過程中,秦王談所謂天子之怒,說是:「伏屍百萬,流血千里。」是否誇張,該看每個不同的案例情境,但綜觀中外古今之歷史,顯然國家的領導者發怒,不會是百姓之福。而以如今民主時代的總統去對比古代的帝王、天子,或許也未必精準,但無論如何,一國領袖的脾氣,絕對左右著國運與人民。上週,我們蔡英文總統以民進黨主席的身份主持該黨中常會時發了脾氣,便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此時此刻,蔡總統的心緒不佳,那是絕對可以理解的。用內外相迫、上下相逼來形容她的處境,真是一點也不誇張。內政問題,無論被其高舉的各項改革、國家的運作狀況到經濟的困頓未解,都無法讓國人有所謂「點亮」之感。而對外處境,不管是兩岸關係、外交關係,那更是左支右絀;原本來自於跟當時的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通話的喜悅,在這一年內急遽的國際政治局勢變化下,被掃得一絲不剩。而在民進黨內,已然掩蓋不住的山頭挑戰,從台南市長賴清德開始,2020的連任之路要繼續定於蔡總統這一尊,恐怕不太容易。民調的無量下跌,那更是一年多前意氣風發了許久的蔡總統無法想像之事,但如今卻不得不面對;即便只把民調當個參考,這種滋味也真是不參考也罷。但,這樣就該發怒嗎?蔡總統因為媒體跑馬燈在鹿港淹水情況退卻30分鐘後還繼續放送,而指責經濟部長李世光,這真是令人摸不著頭緒。李部長不是媒體的主管官署,是要怎麼去管這樣的新聞訊息?而以民主進步為名的執政黨,其黨主席也就是我們的總統,竟然對於媒體的言論起了管制之心,這也未免太過驚悚!而如果說,這種狀況被蔡總統認定是所謂的假新聞,那大家都知道,林全內閣處理假新聞的行政最高擔當是政務委員唐鳳,那麼,蔡總統的怒氣是不是發錯了對象?因為永豐金案,由民進黨中常委陳明文率先對金管會發難,只因為該機關對永豐推派代理董事長邱正雄,在新聞稿內寫說「肯定」;接續蔡總統也說發火,說金管會身為主管機關說這話,「不是不當,就是角色自我認知混淆!」金管會的新聞稿,對一家金控公司的人事問題表達肯定是「角色自我認知混淆」,不知道這是不是說爾後金控公司、銀行、保險業者碰到類似的問題,金管會都不必期盼代理的公司領導人能除弊振興?又或者說,除非這樣的代理或接任者,是綠色政治背景且沒有被時代力量批評,否則金管會就別肯定人家任何事了?台灣這段時間,充滿了燥動與不安。大家看不到政府朝對的向努力,只見到這個政府連番操作意識形態搞政治清算,而政策更是遠離民眾的實際需求。連民進黨的前立委林豐喜都在網路上因一例一休不但無法解決農業勞力之需求,反而造成農民嚴重之困擾而痛罵官員「吃屎」。就在蔡總統發完怒後的後一天,桃園市中壢區發生行刑式槍殺的重大刑案,新北市新店區也傳出有人要模仿鄭捷在捷運站殺人的網路預告。領導人對於國事,只講壓力要扛卻無力面對,且到了無法以正面心態去應對問題的地步,這樣的氛圍,當然也會影響這個社會。天子之怒,向來不會是百姓之福,於今看來,我們都得替總統扛著壓力,想發設法去度過未來的日子了!http://times.hinet.net/news/20265877說起來,居然用中國東東說去無中國化的政客,但是別忘,這是民主,不是帝制,民主國家不必替無能水母扛壓力

更囉精彩內容只在下列—|血栓溶解酵素|地龍粉|蚯蚓粉|膠股力|膠骨力|南極寶|青春元素|智勝王|蜂王漿|蝦紅素|力雪達|磷蝦油|芙婷寶|蜂王乳|PPLS|地龍酵素|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