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時代才是台灣起飛的黃金50年

日本時代才是台灣起飛的黃金50年 原標題:蔣中正造就台灣經濟奇蹟?數據打臉國民黨假歷史:日治時期才是台灣起飛的黃金50年2017/01/24 buzzorange【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關於日治與國民黨治,孰優孰劣,向來有很多爭論。國民黨有十大建設、亞洲四小龍等經濟成績而被捧上天,本文就用文獻及經濟數字告訴你,日治時期才是台灣全面起飛的黃金時代。(責任編輯:蔡沛宇)關於日治與國民黨治,孰優孰劣,向來很多爭論。有人認為日治後期台灣人平均壽命能大幅提升,是因為醫療進步的趨勢使然,與日本統治沒甚麼關係。其實不是的,是9.2一直想帶風向去反日,拿各種「假」的抹黑過的假歷史出來詐欺人。然後他又跑回來台灣搞「台灣農民組合」,變成日本總督府的頭痛人物,他總共被捕10次,總共加起來被日治時代「傳說中」的「無敵嚴酷嚴刑峻法」關了昏天暗地的「45」天。1947年疑似因為他的作家身分被中華民國莫名判死刑,1949年他幫朋友寫一篇鼓勵和平的文章被「轉貼」去中國上海大公報,被中國民國判處非常人道輕微的12年徒刑,並發放至中華民國超級人道又舒服的綠島。可見日「據」時代有多黑暗,中華民國又多仁慈。228之後Native Taiwanese作家紛紛噤聲,不再創作,於是窩們看到的作家都是Mainlander,然後中華民國人開始編造Mainlander優越論和Native Taiwanese劣等論(史實是翻轉的且翻轉的非常難堪)。有人說日治與國民黨治的許多爭執點,要不是跟價值觀有關,就是史料不多,所以兩方難以完全說服對方?不會,其實很容易。例如:楊逵,台灣作家,出身家貧,體弱多病,被欺負,考中學失敗,重考台南一中結果又輟學。他跑去日本考上日本大學文學藝能科夜間部,變成覺醒青年,一邊讀書一邊跑勞工、政治運動。日治 VS 國民黨統治有人拿這張台灣人平均壽命來看日治與黨治誰比較能提升台灣人的壽命,整體而言,從日治到黨治,都是一直在增加的,圖中1920~1945 VS 1950~1975,同樣都是25年間,其增長斜率都差不多:來源: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這樣的解讀有問題,應該要加上「現代的提升難度遠小於近代」這個因素,很多所謂國民黨拿來跟日治時代比的進步,都只是得益於現代化罷了,比如台灣受教育率70%再日治時代就已經達到「先進國家」之列,在今天「70%」恐怕只是第三世界國家的水準,這就是差別 (要超過第三世界國家很簡單)。當年日本人平均壽命也不過46~49歲,今天46~49歲平均壽命是落後國家,吹捧KMT貢獻的論述幾乎都有此盲點。這是日治時代,台灣人、日本人、中國人的平均壽命:台大經濟系教授吳聰敏說:從17世紀初到1895年,台灣的統治者首先是荷蘭人(1624–62),其後是明鄭政權(1661–1683),接著統治台灣長達212年的大清帝國。1895年,台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之後,台灣交由國民政府統治,一直到2000年為止。從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400年來最重要的時期也許是日本統治台灣的51年期間。在具有驚人效率的台灣總督府的管理之下,台灣從一個落後的傳統經濟,改頭換面變成一個具有現代化本質的農業經濟。日本人的基礎建設奠立了台灣長期發展的根基。曾經有網友嘲諷日治時代:「日治時代台灣人吃番薯籤,根本吃不飽,還讀書咧,用用腦子好嗎?沒有經濟改革發展,教育搞的起來哦」,這完全是錯誤的幻想,讓我們來看看台灣史研究中關於日治時代的飲食狀況:根據以上資料,日治台灣的小吃攤連花枝都有賣喔…半夜兩三點都還有開。另外,日治時代台灣還有百貨公司、電梯小姐、車掌小姐:清朝的台灣有多落後?另外來談談清朝的台灣,有多落後……劉銘傳的火車在某些路段要乘客下來用人力推,引用自《臺灣經濟發展的基礎》,該文係1995車4月16曰在自由時報主辦之『馬關條約一百年一台灣命運的回顧與展望』國際學術研討會所發表的論文根據張漢裕教授的描述:日人佔領當初,台灣交通情形很壞。除清時劉銘傳巡撫等所建樹的基隆、新竹間的鐵路千口南部若干製糖業者私設之牛車路而外,幾乎沒有足道的交通存在。城鎮與其附近數十個村莊及這些村莊彼此之間,是有田畦一般的小徑,也許可以叫做里道;然城鎮之間卻看不見縣道或國道。當然也沒有車輛交通,旅客不是徒步便要坐轎,貨物則肩挑背負,而難以運至遠方,結果南北四百多公里,東西最廣一百二十多公里的小島,形成地方分割的情形;即只有以小城鎮為中心的村落社會。政治和商業關係幾以這些狹隘的範圍為限。較遠的地方如南部和北部的直接交通,不如經由廈門、福州等海路聯絡方便。﹒﹒﹒此外,台灣奔湍激流甚多而沒有橋樑,故一遇有雨季,各地即陷於孤立。這宛然是歐洲中古時期的情形,各地的物資很難有無互通,物價各地相差甚大,從而產業不振,經濟不發達。日治時期農、工業水準大幅提升在這種情形下,日人據台期間便幾是無中生有建設了公路、鐵路及港口。最重要的南北縱貫公路是日軍登台浴戰南北期間利用工兵修築的軍用道路,其後才沿線整修完成。南北鐵路是大半利用在日發行台灣事業公債於1899年至1907年間完成。1899年至1902年與1908年至1912年分別完成基隆港及高雄港的第一期工程,其後繼續分期擴充。這些交通設施原本附帶有治安及軍事用途,卻也是台灣產業開發不可或缺的條件,郵政及電話的建設也不例外說清朝台灣是中國最進步的一省,那麼意思是,他們的祖國中國是落後的非洲大陸。此外, 一點「引用」自論文的數據:1948年工業生產水準僅達1941年的59%,若以固定價格計算國民總生產,1955年才達到「日治時代」1936年的水準;承上,若計算的是「人均」國民總生產,則1960年還比「日治時代」1936年「少」32%。1950~1960年的11年間,「米糖出口經濟」累計出口金額達10億美元,佔同一期間累計出口總金額的68﹒9%;佔同一期間累計進口總金額的44﹒4%;佔同一期間累計政府外匯進口(扣除美援進口及其他進口)總金額的79﹒3%。(這米糖出口經濟,是日本人幫台灣人建立的。這就是中華民國發展經濟的功力,他們還跟我們說日治時代台灣很爛)台灣的工業在過去四十年間 (日治時代) 增至1,600倍,等於主要生產品總價格的50%左右,佔整體產業的首位。臺灣農業的耕地則增加30%,1甲地平均年產增至4倍,農業總生產增為12倍,稻米產量除了足供島內消費外,每年尚有40%可輸出給日本(最高輸出量達80萬噸)。對外貿易擴充了33倍,每年的出超達25%至30%。財政方面(總督府財政),增至36倍,每年的財政盈餘達20%至30%。初級教育普及,學齡兒童的就學率平均「92.5%」,生產術水技準遠較中國為高(這部分算法似乎和台籍學童受教育率70%不太一樣,我並不知道差異,只是引用自政治大學"某個神"的博士論文,這傢伙真的超強的)最後,尚值得一提的是廣佈的自來水供應,綜計日本治臺五十年,共完成了123處自來水建設,供水量每日236,600立方公尺,可供應1,420,000人使用,普及率達當時人口的22%,猶勝過同時期的殖民母國日本的「水道水」普及率20%,顯得格外具有意義,更讓許多中國人欣羨不已。康妮夫人(V.S. de Beausset的老婆),1950年在《The Wyandotte Tribune》說到日本統治台灣50年,進行了神奇的福爾摩莎的現代化工作。他們建設了義務教育制度、建造鐵路穿越不能進入地區、建設漂亮的建築然後開始快速的工業化。他們想把它合併進日本而非把只它當作殖民地。因此,鼓勵日本人與台灣人通婚。戰前在東方是少數糧食生產過剩地區之一。人民生活與China比較的話是奢華的(lived in luxury),甚至在他們的茅屋內有電。https://buzzorange.com/2017/01/2 … se-colonial-period/

更多告杯in here GoGoGo:|PPLS|地龍酵素|智勝王|蝦紅素|磷蝦油|力雪達|青春元素|蜂王漿|芙婷寶|血栓溶解酵素|蝦青素|地龍粉|膠骨力|蜂王乳|蚯蚓粉|南極寶|膠股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